hg78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討論-第一百八十五章:阿爺的阿爺的阿爺…熱推-rfgbz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不仅人比羊部落的少也就算了,能训练的时间还特别少。基本上就半天的时间,估摸着大家也就能来个互相熟悉熟悉。能记住自己队伍里的人大概都长什么样子,就不错了。
而且因为彼此之间都不熟悉,再加上还有一个训练时间少的问题。在第一波和第二波远程覆盖打击之后,基本只能直接进入第三波混战模式。
至于中间再来个队伍重组,小队重新分配,那基本是想也不要的事情。
所以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把所有人都拆成小队。
优点是,小队几人的配合力度更强,能在入场初期快速收割胜利果实。
不过后期因为乏力等等原因,持续打击力度可能会变弱。
缺点是,丧失最开始可以远程覆盖打击的攻势,战局容易陷入胶着状态。无法直观监测具体战局,就无法发出最有利我方的命令。
二、在前期充分利用远程覆盖打击的优势,在一开始就打蒙敌人,打傻敌人。
然后在优势加持下,让石斧队快速下场收割胜利果实。
优点是,结束战局快,不胶着,且具体形式容易明了,可控性更强。
缺点是,后期可能会完全丧失小队之间的配合优势,极有可能被敌方仗着人多势众,用人头成功堆出逆风翻盘。
注:以上两种方法都有非常大的可能性被对方翻盘,没真打到最后,一切都很难说。
就在陈超思考着作战方式以及教练方式的时候,几十公里外的羊部落,有人正在水深火热中挣扎。
今天早会散场后,羊部落的众人没有都像以前一样出去放羊。
很大一部分人不是坐在部落里,制作一种奇怪的木头上固定石头的工具,有点类似于长矛。
只是他们没有暂时没有适合把石头固定在木头上的工具,所以只能把木头的顶端凿开,强行把木头固定在里边。
但显然,效果并不如人意。
不是根本固定不上,就是石头太容易松脱了。
修罗将军本无心 雪城凤皇
羊部落的人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适合固定的东西,最好只好把主意打到了自家羊的肠子上。
固定的东西找到了,效果也挺好,但特么的有一个最大的问题。
武俠聖鬥士
那就是,这玩意的量,少啊!
羊部落一天才杀几只羊?就内二三十只羊的肠子,省吧省吧还不够做一百根长矛的。
毕竟固定的肠子少了,它依然会有容易脱落的问题。
多了吧,它就固定不了几根长矛的。
所以也很难搞啊,首领羊这两天为了怎么固定这回事,头发那是一把一把的掉,都有点赶上地中海副首领的趋势了。
我曾爱你噬骨
除了这个,还有一部分在制作另一个别的工具,有点类似于陈超之前对战时候用的石斧。
石斧的问题就不仅仅出在固定上了,还出在石头的大小是否合适,以及充当斧刃是否足够锋利。
所以石斧的产出情况,就更让首领羊的头顶往地中海副首领更靠近了一些。
不管是长矛还是石斧,这些都是首领羊看了陈超等人使用的工具后得到的一些想法。
重生在元末
只是想要东施效颦,照猫画虎,那也得要有合适的材料才行啊。
謀妃之鳳逆天下 曉妍
可是不仿制不行啊,当时这两样武器展现出来的效果,实在是让首领羊太吃惊了。
人家凭借着这两种武器,那真是,轻轻松松的杀穿自己带过去的所有人…
如果自己部落也可以有这种武器…
那旁边的戒部落,也不是不能想一想…
所以首领羊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不管花费多少代价,也一定要把这两种武器弄出来,成功扩展自己部落的武器库!
还有一些把木头的顶部磨尖,这个他们擅长,而且处理起来也十分的方便。
可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既没有制作武器,也没有出去放羊,而是被单独关在了一个山洞里。
每日只有一些雪水送进去,肉那更是一点没有。不仅如此,洞口还有许多人什么轮流(敏感词)把守着。
山洞内,一个小女孩躺在一个妇人的怀里,她瞪着天真的大眼睛问道,“阿姆,阿爷什么时候回来啊?囡囡好饿啊…”
妇人摸了小女孩的脸蛋,轻声哄道,“囡囡乖,饿了就睡会,阿爷…等…下一个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就回来了…”
小女孩听了妇人的话,轻轻闭上了眼睛。可是没一会就又睁开了,“阿姆,囡囡饿,睡不着…”
陆门 七年顾初如北
妇人正要接着哄小女孩,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也饿得一阵阵抽痛。
ChannelA愛情雜誌
可她还是强忍着剧痛,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囡囡睡不着的话,那阿姆给囡囡讲我们羊部落的守护神的故事好吗?囡囡听过了就乖乖睡觉好吗?”
小女孩乖巧的点点了头,就听见妇人说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羊部落的祖先羊巫,就是你阿爷的阿爷的阿爷…”
听到这里,小女孩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只是没笑一会,就感觉身上没什么力气。
可她还是用甜美的声音好奇的问道,“阿姆,到底是阿爷的几个阿爷啊…”
存活 石肆
妇人听到这个问题,也不好意思的笑了,“阿姆也不记得了,阿姆的阿姆,也是这么跟你阿姆说啊……当时啊,我们的祖先,你阿爷的阿爷,在一座山上遇到了我们羊部落的守护神,也就是山羊神…”
小女孩仿佛一个问题大百科,虽然是一个听过了千百遍的故事,可每次都能问出新的问题来。
“阿姆阿姆,当时阿爷的阿爷的阿爷……咯咯”小女孩说到这里,自己也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后她又接着问道,“阿爷的阿爷……当时就知道那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神,山羊神吗?”
妇人用食指轻点了一下小女孩的鼻尖,答道,“你阿爷当然不知道啦…那个时候,还不是守护神还没答应要守护我们羊部落呢…”
“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山羊神怎么答应阿爷的阿爷,要守护我们羊部落呢?”小女孩又俏皮的追问到。
只是还没等小女孩听到接下来的故事,山洞外就传来一声嘲讽,“什么你阿爷的阿爷…你阿爷都跑了,都不要你们了!他去别的部落过好日子去了!还惦记着你阿爷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