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rl8o超棒的都市异能 末日崛起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羅漢下山相伴-74x5s


末日崛起
小說推薦末日崛起
“你是如何看破我的,我的伪装天衣无缝,九宫阁的人来了也未必能看破我!”释迦玄奘是一个骄傲的人,对于瑕疵很在意。
“你不应该把麒麟草带在身上的。”刘危安道。
四方杂货铺 蚕丝如故
“原来如此!”释迦玄奘闭眼回想了一遍,目光落在了向阳花的上面,向阳花竟然与麒麟草有感应。他叹息一声:“不冤!”
“那两个女子还活着吗?”刘危安问。
“死了!”释迦玄奘神态随意,浑然不觉得那是两条生命。生命在他眼中,仿佛就是路边的蚂蚁,踩死了,不会在心中留下任何痕迹。
“你准备受死!”空气似乎静止了,杀气从刘危安的身上散发,温度在下降。
探密者 十年荒野
“我觉得我们之间有合作的可能。”释迦玄奘忽然道。
“你在杀人的一刻起,我们已经没有合作的可能了。”刘危安道。
“我可以帮你们对付大雷音寺!”释迦玄奘道,“我知道大雷音寺在哪里,路径我一清二楚!”
刘危安的气势停顿了刹那,和大雷音寺相比,那三十多条命,似乎没那么重要了。
“千百年来,从来没有人杀死大雷音寺的和尚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以大雷音寺霸道的作风,黑月省很快便会遭到大雷音寺的大举报复,我对大雷音寺十分清楚,我可以给你完整的情报。”释迦玄奘继续道。
末世之悠然田園路 星月暗號
刘危安没有说话,眼睛微微眯起。
“你不要觉得我在危言耸听,你可以问问剑二十三、问问太初三娃等人,大雷音寺可没有以直报怨的习惯。死掉的僧人,实际上是罗汉堂的候补僧人,真正的十八罗汉并没有出现。我离开大雷音寺的时候,十八罗汉最弱的一个,实力都在这位白小将军之上,十几年过去了,十八罗汉的实力有多深,连我都不敢肯猜测。如果你不能提前准备,我保证你会输的很惨。”释迦玄奘语速很慢,给人一种强烈的感染力,让人不知不觉跟着他的节奏走。
“我只需要这朵向阳花!”
“既然是合作,总要有点诚意,你的身份是什么?”刘危安的脸色阴晴不定,良久才开口。
劍動山河
“很抱歉,这不属于合作范围。”释迦玄奘摇摇头,见到刘危安变脸,马上又道:“不过,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透露一点,降龙罗汉已经出了寺门下山了,早则明天,迟则后天会到黑月省。”
“接招!”刘危安忽然一拳轰出。
“妇人之仁!”释迦玄奘突然发怒,手中金光绽放,犹如一轮烈日照耀天地,但是下一瞬,他脸色就变了。眼前一片漆黑,浓黑似墨,看不见半点光线。
“罗汉拳!”释迦玄奘心中警惕,大力金刚掌在电光石火之间转变成了拳头,两种不同力量的功法转换,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镇魂符!”
黑暗帝经的笼罩范围之内,释迦玄奘失去了一切的感官,看不见、听不见,一切只能凭本能,刘危安却能看的清清楚楚,正因为看的清楚,才感受释迦玄奘的可怕,竟然准确无误把握到了大审判拳的攻击角度。
古老而神秘的力量溢出,击中释迦玄奘的时候,释迦玄奘心口发光,一张符箓亮了起来,挡住了镇魂符的力量。
刘危安眼神一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抵御镇魂符的力量,符箓是刻在释迦玄奘身体上的,平时不显,只有危机时刻自动浮现。
从智能性看,释迦玄奘的符箓更胜一筹。
砰!
黑暗一瞬间被震碎,一圈波纹扩散,周围的高手脸色大变,顾不得隐匿身形,从暗处冲出,极速朝着远处狂奔,身形狼狈。
只见波纹扫过,所有的一切化成碎片。大喇叭、过山车、摩天轮……狂风扫过,刘危安附近变成了真空。
“不愧为刘危安,向阳花暂时寄存在你这里,我会回来取的。”释迦玄奘的声音从天边传来,人却看不见了。
刘危安眯着眼睛,杀机隐现,最后却慢慢恢复冷静。释迦玄奘的手上戴着一串佛珠,粗一看,只是以为是寻常的佛珠,但是在黑暗帝经攻击的时候,佛珠被激发,溢出丝丝佛光,虽然很淡,却能保护释迦玄奘不受黑暗帝经的伤害。
那是舍利,足足九颗舍利。
来见大师都没这么多,释迦玄奘的身份,应该很不简单。正是舍利的存在,他没有祭出‘寂灭之剑’,与其徒劳无功,不如下次寻求机会。
释迦玄奘实力深,宝物多,他没把握把他留下,真要血拼的话,怕是会便宜降龙罗汉。
丧尸者 至离
极品狂枭 油条爱豆浆
石虎来到刘危安的面前,一脸沮丧,他追了一半,就失去了释迦玄奘的踪迹,释迦玄奘的速度太快了,根本追不上。
“他还会再来的。”刘危安目光落在向阳花上,释迦玄奘是一个意志坚定之辈,不会轻易放弃。他对着周围淡淡地道:“落星草与向阳花乃平安大军之物,各位慢走不送!”
声音传遍四野。角落里、隐秘处、无人注意的地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快,一个个高手悄然离去。见识到刘危安的实力之后,他们知道,根本没机会从刘危安的手上抢食。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刘危安目光一沉,爆喝一声。
噗——
至少三个地方传来吐血的声音,接着响起了衣袂飘忽之音,一株小草消失不见,一只织网的蜘蛛突然睡去,大厦盯上的一双眸子慢慢的合上了……
刘危安确定周围没有高手了,才离开。释迦玄奘的消息对他很重要,他有一种预感,释迦玄奘说的都是真的,没有骗他。十八罗汉如此厉害,以前的策略就不行了,必须重新调整。
黑月省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他不允许大雷音寺破坏。
数十公里之外,释迦玄奘走着走着,突然脸色潮红,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鲜血喷出之后,脸色变成了苍白色,他眼中闪过一抹忌惮:“好一个刘危安!”
他摸了摸手上的舍利,心中一阵后怕,有一种预感,若非带着舍利,怕是此行已经回不来了。刘危安如此可怕,向阳花一事得从长计议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