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3po精彩小說 霸衛笔趣-第八百六十三章 發揮空間推薦-yy6x1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虽说姬仇当着天下诸侯的面,跟姬伯说让他不要参与这场攻打携地之战,话虽这么说,可没让他真的答应,不过是客套话而已,身为大公子的姬伯,竟然还真的相信了。
“孤这个儿子,哪都好,就是不知变通,师服你倒是说说,在场的各位诸侯公子,都争先抢后地要带兵攻打携地,而他呢,就一个人待在角落,一言不发成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孤埋汰他,故意不给他发挥空间。”
自在娇莺 冷月
在废除姬还的世子之位后,姬仇又何尝不想立姬伯为世子,可姬伯毕竟离开晋国已长达九年,九年时间,足以让晋国将士们忘记他的存在,没有功劳,没有威望,立其为世子谈何容易。
而攻打携地恰好是一次机会,若能趁此机会立下功劳,便也好名正言顺地登上世子之位,可他呢,竟然用照顾荀成的借口推脱了。
“君上,此事臣觉得,不能全怪罪于大公子。”师服欲言又止。
姬仇瞥了他一眼,冷言道:“孤知道,你的意思是责在于孤,你们都怕孤,孤说什么你们就当什么,他不敢违背孤的命令。”
“君上圣明。”师服这一通话差点把姬仇气的直跺脚,本以为师服会给他个台阶下,没想到竟然还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丝毫不给他颜面。
“好好好,孤的错总行了吧。”
一剑飞血
“君上,若您想让大公子统兵的话,也并非不可能,臣愿亲自走一遭,前去劝说大公子。”师服知道姬仇心中所想,故顺着他的心意说道。
“如此甚好,师服先生,伯儿最听您的,您就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他,让他知道,今非昔比,他可是要成为世子的人,做事可不能再随心所欲了。”姬仇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堂堂晋国大公子,一直待在荀成身边照顾人,成何体统。
“是,臣遵命。”
“还有,至于他带荀将军前去大牢里看望还儿一事,孤也不打算再多做追究,只是得让他清楚自己的定位,荀成毕竟是姬还的老师,他的倔脾气,孤最清楚不过了,甭说一剑,就算他真的命丧于姬还之手,他也绝无怨言。”
姬仇叹气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这么个脾气,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改一改,要是能改了,不那么纵容还儿,或许他也不会酿成大祸了。”
“罢了罢了,事既已发生,追悔莫及也无大用,师服先生,此事就暂且交给你了。”姬仇摆摆手打发道,杂事一堆,心事繁杂,他已无心再在这些琐碎小事上多花心思。
可师服却迟迟不走,欠身作揖,留在原地。
“怎么,孤的话,师服你听不到?”
红叛军
“君上刚才所言,臣是认同且不认同。”师服虽心有迟疑,却还是说出自己内心想法。
姬仇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没看见孤正心烦意乱,你继续在此地待着,岂不是惹人厌烦。”
“君上虽让我来辅佐,以代替然明先生一职,可实则在您心中,臣始终无法与然明先生比较,此是天下公认之事,臣不怪您,可世子姬还之所以落得今日这般田地,唯怪罪荀成,这恐怕有失妥帖了些,毕竟荀成身为晋国之臣,他也是奉命辅佐…”
还未等师服说完,却见姬仇狠狠一掌砸在桌子上,厉声喝道:“师服,你此话何意,注意你自己的态度。”
“臣此番话会得罪君上,可臣还是要讲,九年前,大公子离开晋国之后,君上便把世子之位交给三公子,可您虽封他为世子,可何时打心底把他视作世子,在您心中,他这个世子不过是可有可无罢了,正因为此,三公子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引起您的注意,
通天之路
魂帝 獨孤小杜
只为得到您的认可,如今您把所有责任归咎于荀将军,却不自省,君上,这可不像是您的风格。”一切都被师服言中,正因为姬仇心中对此有些芥蒂,才会对此事避而不谈,可师服的想法恰恰相反,若不能正视姬还这个问题,留到后面只会越加麻烦。
姬仇狠狠地瞪着他,但也没有阻止,反倒是让他讲完了,等他讲完后,姬仇这才冷冰冰地问了句:“说完了没。”
师服作揖道:“多谢君上给臣机会,臣已讲完,还请君上斟酌一番。”
“你以为孤不知道这九年来还儿的所作所为吗,只是世子之位非同小可,若孤总是帮衬着他,他何时能够长大,能够独当一面,他可不是几岁的小孩了,这点辨别是非的能力若还没有,这世子之位,孤能放心地交到他手里吗,就算孤能同意,天下人还能同意吗,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看文基地】即可领取!
诚然,孤的确有错,这九年来,伯儿已经离开晋国,孤却还把目光都放在伯儿身上,疏忽了对还儿的照顾,可再怎么样,他也不能铸下此等大错,这让孤有何颜面面对天下百姓。”
“臣已知晓,替君上分忧,是臣之本分,臣定然会劝说大公子,让其在此次讨伐之战中大放异彩,替君上争光,替晋国争面。”在清楚姬仇心中所想之后,师服才能对症下药,来打开症结所在。

剑星 飘零幻
“出谋划策?”姬伯一听师服先生所言,只觉得颇有些不可思议,然明先生回到晋国后,君父身边的辅臣便是师服,现在大敌当前,师服应该在君父身边出谋划策才对,怎会来他府邸。
“大公子啊大公子,您在大殿上的所作所为,我真的是替您捏了把汗,您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
姬伯还浑然不自知,问道:“师服先生,您说我在大殿上说错什么话了,我思量着我也没说错,也没做错,您这么兴师问罪,不大好吧。”
“大公子啊,自谦若是过了度,只会让人认为您没有能力,攻打携地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您身为晋国大公子,怎能躲避在后方,而不主动请战呢。”师服见姬伯对此事的严重程度毫无了解,满心焦急地说道。
神级位面商人 亭中乐
我的老公十六歲 染血紅衫
“这。”姬伯听的越发懵,“君父不是让我来照顾荀将军吗,怎么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