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7sr妙趣橫生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討論-第一百九十五章 曦城出刀相伴-9pr49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巷战越发激烈,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战斗中来,丁潇潇眼看已经到了火候,干脆现身助屈雍一臂之力。
纪程就在金将军身后,一直伺机而动寻找机会。
“你!?你怎么来了!”屈雍眼珠子仿佛要瞪出来了,惊恐的好像夜半见了鬼。
“我不来,我不来你现在就分成两部分了。”丁潇潇不满道,“你可别死,我还有事没问清楚呢。”
金将军被突然窜出来的身影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郡主的时候,又转忧为喜了。
“你们这对野鸳鸯,死在一处也不错!”
萌神信徒 突然光和熱
丁潇潇怒喝一声:“你闭嘴!”
黄泉有路
话音还没落,屈雍一剑挥下,居然劈开了金将军的上甲。
当初考虑的是自断手臂,需要一柄利刃,但没想到的是,这把剑最后会砍在自己身上。
金将军踉跄后退,丁一护着纪程刚刚赶到,丁潇潇见状慌忙摸向屈雍的腰间,将他的软剑抽了出来。
见她提剑了,先失一招的金将军全神贯注,都在这二人身上,全然没听见身后有人喊他。
“将军,当心!”
三根银针已入,金将军根本没有感觉,从外人来看,就是两个人从他身后路过而已。
亲兵见将军无碍,也不再注意,专心对付蜂拥而上的城西流民了。
见城主如此英勇,已经抱着必死之心的流民也像打了鸡血,所谓乱拳打死英雄汉,虽说他们是乌合之众,可也是日日靠着打架斗殴讨生活过来的,全力拼上也能给护城军造成不小的麻烦。
屈雍看见丁一和纪程在金将军背后顿了一瞬,骤然明白了丁潇潇的意图,他挽起剑柄,直冲向前,大有劈头盖脸给金将军来个对切的架势。
丁潇潇在旁策应,只是她用不惯屈雍这软趴趴的剑,拿在手里左摇右晃很是不听使唤,看起来有几分搞笑。
金将军又是紧张又是专注,所有目光都在屈雍的招式上,却没意识到身后,丁一带着纪程又掠过一次。
感觉到身体有些僵硬,金将军并没有多做他想,只以为战场激烈自己是因为太过紧张所致。
丁一抹了抹额头冷汗,盯着纪程问道:“怎么样?”
对方坚定回答:“只差一次。”他手中,四根银针霍霍生辉。
话间,屈雍已经到了金将军身前,二人你来我往已经战到了一处,一时没有好时机下手了。
陰夫纏上身
丁潇潇看准几个空当,想要帮屈雍迎战,却无奈手里的剑就是不听使唤让它往东它就偏要朝西。
“什么破剑,软了吧唧的。”终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屈雍却趁着招式回合,跳在她身侧,握着她的手看似随意的一抖,原本软了吧唧的箭居然立刻精神抖擞起来,坚挺的指向前方。
“能硬,就是你不会!”不加这句丁潇潇还挺好的,听见这句话之后,她整个人粉了。
“你……”
屈雍已经又战到金将军身前去了,丁潇潇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不仅没帮上忙,反而让屈雍分心不少。
她叹了一口,决定把所有账留待日后再算,飞身一跃准备去解救柳曦城。
不能让他再落进承阳府手,上次就是因为自己怀疑,才让他身处险境。
临邑的斧头劈柴很是专业,与源源不断的护城军战斗间隙,他已经将囚车的栅栏砍了七七八八。
丁潇潇喊着柳曦城的名字,依照他的功夫,这个情况下自己也应该能使上些气力。
可是他蜷在囚车中一动不动,像是受了什么重伤。
“曦城,是我啊!”丁潇潇喊了一声,替他挡开两支白羽。
囚车中,没有什么反应。
“柳曦城,柳曦城!”临邑也焦急的呼喊着他,可是对方就是毫无动静。
“可能是晕过去了,出血这么多,也难为他了。”临邑转头对丁潇潇说道,“郡主,劳烦您替我掩护一下,我进去把他带出来!”
丁潇潇转身拦在囚车前面,对付三三两两的白羽,临邑踹飞了两个最近的护城军,挥起斧子彻底将囚车砍开,翻身就冲了上去。
锦绣嫡女:毒医三小姐 月下一点红
纪程在街角手心冒汗,四根银针夹在指缝之中,隐隐有些滑动。
“就快把你师父救出来了,别急。”丁一看出孩子的不稳,出言安慰。
纪程尽量把目光转回金将军身上,他的任务是吧十根银针全部钉入穴道。
“郡主,撤!”临邑艰难地将柳曦城扶起。
丁潇潇立刻改变方向,准备掩护临邑后退。
“啊……”突然背后一声惨叫,丁潇潇感觉有什么东西热热的泼在自己的脖颈,她缓缓回头,看见的是顿时鲜红的临邑,对面柳曦城拿着一把短匕,还在滴血。
屈雍双目失神停下手来,金将军像是等待享受着这一刻太久了,也立在原地,挑衅似的看着对方,欣赏自己这处杀人诛心的好戏。
就在画面静止的一刻,丁一带着纪程冲了过来,孩子含着泪将最后四根银针戳进了金将军的脖子。
十根针全部扎入,金将军终于有了反应,他先是呆呆的将佩刀扔在脚下,尔后突然大吼一声,在场所有人都吓坏了。
多数人并没有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即便是看见的,也没看清。
金将军双目赤红,全身僵硬,左右摇晃着。
丁潇潇想看看自己疯的时候啥样,可是临邑伤势更为要紧。
婚色撩人 堯木
仙武帝尊 六界三道
她顾不得问牢笼里的柳曦城到底什么情况,先架着临邑从囚车上下来。
“没,没事……”临邑抱着伤口依旧嘴硬,“先……看看,柳曦城……”
丁潇潇回头看了他一眼,拿着匕首的柳曦城并没有什么反应。
极力巅峰
说不清到底是被控制了,还是真的反叛,丁潇潇只能先将临邑带到安全地带。
街心已经乱作一团了,金将军一会儿唱一会儿跳,将护城军看的目瞪口呆,亲兵想要上前查看情况,几乎都被他一掌推开。
人不清醒,武功还在。
这就让想靠近他这件事情,变的格外困难。
屈雍也赶了过来,先动手帮临邑包扎伤口。
“栓子!”丁潇潇低声叫到。
原本也在盯着柳曦城发呆的孩子,立刻转身走了过来。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