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0k9火熱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笔趣-第七百三十章 魔尊熱推-006cb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狮子吼,大金刚拳法,都是少林七十二绝技,而且纯粹正宗,绝非外道法门催动,说是光头和尚的武功不算错。
段毅没有被对方的一句话放松警惕,脸上沉静如水,朝着这尊绝顶高手遥遥抱拳一礼,出声道,
“段某所学颇多,不但懂得剑术,和尚武功,还懂得道士武功,魔头武学。
若是阁下想要切磋讨教,随时可以,不过可否请阁下先说明此行来意?
若是朋友,段某自当倾心结交,若是敌人,话不投机,放马过来。”
讳爱如深
若无必要,他实在不想和这般强横,深不见底的高手为敌,因此试探对方来历。
当然,如果对方一味的要对他不利,段毅也不会挨打不还手,又表明自己态度。
真要是厮杀起来,谁胜谁负,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清楚。
这也是段毅久经厮杀,一路克胜强敌所积累的无敌自信。
别说是一个不知来历之人,就是叫现在的段毅和三十年前的霸主应我求一战,他也绝不会怂,说不定还会热血沸腾。
男人哈哈一笑,豪迈的声音浑然天地初开的一道光,驱散了空气当中迷蒙的烟尘和碎屑,犁清一切污秽,赞许道,
“好,真好,我听人说,你是前年八月才接触武道,且只学一套小擒拿手,至今不过两年时间。
帝级大明星 孓无我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两年啊,多少人蹉跎浪费,恐怕在这两年之间,连真气都未必练得出。
你却能将修为突飞猛进,炼体,炼气,炼神,齐头并进,成长为当世绝顶,资质可谓冠绝古今。
若是应教主见到你,一定会很欢喜,甚至收你为徒,圣教四分五裂之势,说不定也不会发生,可惜了。”
俠客長成計劃 相濡以沫T
男人眼中是浓浓的惋惜,当然,更多的则是喜爱亲近,看样子,像是将段毅当成自己最为出色,也是唯一的后辈。
段毅听到应教主三个字,心头一个激灵闪过,立马猜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强按住心头的兴奋和激动,恭敬道,
“前辈可是三十多年前,魔教横行天下时,论声势,地位,仅在应我求教主之下的四大魔尊之一,黄天魔尊?”
魔教四大魔尊,各个都是绝顶高手,当年应我求重伤而死,他们无一人能压服教众,再行统一大业,在一番内战激斗后,通通不知所踪。
近年来,唯一露面的,也只有不久前才宣布重出江湖的黄天魔尊一人。
暖妻之当婚不让
勒卡雷:召喚死者 [英]約翰·勒卡雷
而此人,一出江湖,便现身河北,将现在怀州拜月宫上下满门屠杀干净,片甲不留,手段可谓酷烈狠辣,引得江湖人人自危。
但,这个消息对段毅而言却代表着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
拜月宫与他关系可谓匪浅,前宫主颜素素乃是他的亲外婆,若是颜素素能和此人有关系交情,甚至更进一步,如他猜测的那般,他就又有了一个大靠山。
男人听到段毅对他的称呼,显得很是不悦,哼声道,
“前辈?段毅,你如果是颜芳菲之子,那就不该叫我前辈,而称呼我为外公。”
说到这里,黄天魔尊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落寞无奈,身为人夫,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妻子,身为人父,没有照料好自己的女儿。
等到自己重见天日的时候,妻子被人害死,女儿也是郁郁怀病而亡,只留下一根独苗,还不得不以稚嫩身躯,扛起复仇的重责,在江湖上经历风雨,厮杀,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若是段毅现在境况不好也就罢了,但偏偏这小子太争气,以一种谁能无法想象,无法预料的姿态登顶武学一道,成为当世少有的绝顶高手。
这种情况下,他这个没有尽到丝毫责任的人出现,以外公自称,何其的舔颜无耻,自己都有几分心虚。
倒是段毅没有想那么多,面色如常,笑道,
強愛掛名妻
“魔尊前辈,此事在您屠灭拜月宫之后,我也有过猜测,只是不敢印证。
还请前辈稍等片刻,我将同伴安置好,再来与您详谈,如何?”
段毅看重黄天魔尊,主要有两方面。
其一,自然是对方身为三十多年前便成名的绝代高手,拥有着远超寻常高手的眼力,见识,底蕴等等。
这等高手,若能对他进行指导,提点,纠正错误,弥补不足,甚至是切磋论道,那好处将是无与伦比的。
修仙有财侣法地之说,练武也不差多少,这个侣占据第二位,可见其重要性。
说句不客气的,若无白希文那对段毅耳提命面,时刻教导的一段时间,段毅纵然有藏武楼,纵然有机遇,寻获许多武功秘籍,想要练成今日的武道,也是万不可能。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经。
正是白希文将金鼎派这一武学名门正宗多年积累的武道知识传授给段毅,这才让他知道行脉练气之重,各种武学秘典藏文掩字之秘,也才能让段毅一路高歌猛进而无后顾之忧。
黄天魔尊比白希文武功高强许多,还历经时间和岁月的洗礼,对于段毅绝对有着不可估量的帮助。
其二,则是黄天魔尊作为当年应我求最受信任和重要的四大魔尊之一,很可能留有那位魔道霸主级人物的不世遗藏。
绝命的一册应我求手书玄功要诀,成就了段毅现在的练气之本,太素元气,焉知黄天魔尊没有更好的东西?
絕世芳華傾天下
基于这两点,段毅才想好好和黄天魔尊谈一谈。
巫女靈婚:吸血鬼戀人 瀧柏
对于段毅明显带着尊敬,但也保持距离的称呼,黄天魔尊心中既有不甘,也有轻松,更多的则是复杂。
拽丫頭的惡魔王子
毕竟对方透露出想和他细谈的想法,这就比一口回绝,甚至怨愤他来的好了。
黄天魔尊背负双手,点点头,同意了段毅先去安顿贺兰月儿三人,又道,
“我知道你马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可以将那小姑娘叫来,见见我这个长辈。
哦,对了,这次我还带了一个熟人来见你,想必你会很高兴。”
段毅神色一动,深呼吸一口气,猜出了黄天魔尊所说的是谁,心中激动又兴奋。
转身施展轻功跑到马车上,和车厢内的月儿三人说了声,便驾着马车朝前方的崎岖小道咕噜噜的驶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