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iru火熱都市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 愛下-第四百七十九章 看山不是山推薦-h96gt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
轰隆隆!
流光呼啸,地震轰鸣,光华四溢间,气劲如流星攒射,淹没了那浴血奋战的瘦削身影。
吼吼吼!
即便是生性凶猛嗜杀的异兽珍禽,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也是一时踌躇不前,发出阵阵色厉内荏的吼啸。
恍惚中,不少人族武者,眼中的嗜血疯狂,也化作迷茫,只是大多数人还未醒转,便覆灭在这恐怖攻击之中,仅有寥寥数人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
当然,在这场疯狂攻杀之中,能够冲到陆川面前的只有少数,哪怕上界先天强者的攻击覆盖范围很广,依旧有一大部分人逃得一命。
“死了吗?”
“应该……死了吧!”
“哼,你们在说笑吗?莫说区区一个半步先天小辈,就算是……”
数十名上界先天强者,多半面露冷笑,只有少数人抱有迟疑态度,毕竟此前那人表现出的实力太过夸张。
不说生平仅见,据他们所知,哪怕是上界拔尖的先天强者,也不过如此了!
这些人手中不是没有更强的手段,只是谁也不舍得用在一个半步先天身上,不说显得他们太过无能,而且也太浪费了。
毕竟,他们来到此界,可是肩负着重大‘使命’,此战结束之后,各家都是竞争对手,自然要留下一些底牌。
但很快,当光华溢散,烟尘淡去,露出其内浑身浴血的瘦削身影时,他们便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这都不死?”
有人差点咬掉舌头,有人眼睛瞪的溜圆,有人下巴都差点合不上,眼前一幕简直超出了自身理解范畴。
那瘦削身影虽然浑身浴血,连甲胄都破碎不堪,可依旧挺拔如松,脊背笔直,彷如一柄神剑出鞘,欲要刺破苍穹。
然后,他们便看到,那人抬脚迈步。
咚!
彷如擂鼓重锤,又似闷雷惊天,地面涟漪阵阵,波纹向四周席卷而起,所过之处,无论人或兽,竟是齐齐站立不稳,甚至倒翻滚动。
“他怎么可能脱离阵法?”
“不对,阵法出问题了!”
大清三杰 徐哲身
“到底是谁……”
仲夏夜之恋2
此时此刻,这些人才注意到,地下阵法的变化,还有身后岩壁上,巩固两界通道的阵法,竟是不知在何时,出现了些微变化。
而正是因此,陆川才堪堪迈出一步,也就是因为这一步,使得他彻底脱离了范畴,好似宣泄般,仰天长啸。
哞!
有如洪钟大吕震慑苍穹的吼啸,化作无形波浪席卷而出,异兽珍禽为之瑟瑟发抖,庞大身形低垂如俯首,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开来。
人族武者更是面色惨然,心神恍惚间,竟是飞快脱离那诡异的阵法影响,明白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何等蠢事。
夔牛之哞!
得传自囚牛的绝学,在陆川口中,却好似出现了神妙变化,不仅能慑人心魄,更可慑服心魔,破灭虚幻!
这还不算,当陆川一步跨出地下阵法之际,再一次迈出脚步之时,彷如踏浪而行,随波而动,体表血渍倒流。
哗啦啦!
有如江河激荡,川流不息的呼啸,随之没入伤口之中,青金色的血管闪烁毫光,密密麻麻交织成一张大网,好似汇入了大海之中,奔涌不惜,惊涛拍岸!
原本丈许高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短短几个呼吸间,便既化作常人大小。
当然,身形颀长的陆川,在常人中也算高大,却异常匀称,彷如刀削斧凿一般,却偏偏显得完美无缺,有着鬼斧神工,浑然天成之感。
满头乌黑长发,有如瀑布倒卷,又似斗篷匹练,在身后摇曳似旌旗狂舞,勾连着身后无数残肢断臂,有如死神般,漫步在尸山血海之上。
西梦牾炎 曼紫沙华lmr
“该死,这是金身横练中的血气江河,只差半步便可直达瀚海潮生的武圣之体!”
“这小畜生竟然突破先天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他受困于心魔,短时间内无法突破吗?”
“现在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全力出手,在他稳定境界之前,一定要杀了他,否则必将遗祸无穷!”
一众上界先天终于变了颜色,一个个顾不得身后阵法为何出现问题,纷纷再次各施手段,准备一举灭杀陆川。
但可惜的是,他们永远错过了机会。
脱离樊笼的陆川,并非死物,而是拥有着无与伦比战斗意志,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绝顶强者。
当修为突破的刹那,无数次生死之战的磨砺,使得陆川在顷刻间,便掌握了自身所有力量的变化,哪怕还有小小的瑕疵,却也是瑕不掩瑜。
更遑论,此时的陆川,并非他们认知中的突破。
不是勘破心魔,也不是走火入魔,而是选择了融合心魔,以无上意志化怒火资粮,生生将心魔与自身融为一体。
佛经有云,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依然还是山,看水依然还是水。
三公主和三王子的爱 爱de摩天轮
如果说,之前的陆川,将心魔视作自己的另一人格,就是处于另一境界,那他选择融合心魔,与之成为一体之后,已是身处第二重境界。
甚至于,只差半步,便可勘破最后一层境界,成就一种近乎超凡入圣的境界。
可惜的是,陆川怒火冲天,虽然没有失去理智,却依旧差了顿悟入道,这等水到渠成突破途径一筹。
但境界就是境界,如今的陆川,单以武道境界论,已然是碾压了九成九的先天武者。
这一境界的恐怖之处,当陆川再次迈步而出时,在场所有先天强者,无不为之毛骨悚然,肝胆俱裂。
只因为,他们不仅是这九成九先天武者中的一部分,在其中甚至算不得佼佼者。
若非如此的话,也不会来到此界,放弃了更进一步的希望,因为他们的前路早已断绝。
呼!
威风乍起,却淹没了无垠兽啸,冲霄喊杀声,即便是半空中正在厮杀的黑蛟龙和银尸,也为之侧目。
但在两者视线所及之处,看到的却是一抹稍纵即逝的身影,竟是差点跟不上陆川的脚步。
嗤!
几乎在同时,轻微锐鸣乍起,威风中隐有一线金铁铮鸣,谁也没有注意到,正在全力运转真气的几名先天强者,脖颈上出现了一道缓缓泛红的血线。
噗嗤!
当血渍喷溅,头颅滚落,尸身摇晃欲倒之际,其余人才察觉不对劲,下意识抬头看去,便看到了这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但不等他们做出反应,便觉眼前一花,那轻微至不可查的隐晦锐鸣再起,便又有几名先天强者手中动作骤然一僵。
“小心,这家伙入魔之后,实力提升极多,已……”
有人看出端倪,急促的话语却戛然而止,眨眼便捂着脖子,怎么也捂不住喷溅的血渍,双目失神的扑倒在血泊之中。
“全力防守,即便此獠入魔后很强,可气血消耗也是倍增,只要撑过这一段时间,不用我们出手,他也必死无疑!”
不是没有聪明人,看出了其中端倪,却不知道,这不过是自己为是的认知罢了。
当陆川有如鬼魅般,连杀十数名先天强者,动作才稍稍慢下来时,所有人以为自己猜对了,却再次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这一次,陆川没有选择对付这些人,当他们松口气的刹那,已是身化离弦之箭,一刀斩向了岩壁上的光幕。
此时此刻,那块被损坏的阵盘,才刚刚被取下。
这可不是普通阵法,而是勾连两界,稳固通道的高深阵法,甚至还有引导那紊乱心神诡异力量的作用。
即便有姜家之人主导,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替换完成。
更遑论,陆川已经到了近前。
“拦住他!”
厉声怒喝中,几道毫光闪烁,岩壁前便已升腾起三四道光幕,彷如一层层水晶墙壁,拦住了所有去路。
“还愣着干什么,快把阵法修复!”
太空客棧 蕭香兒
韩曲峰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神色狰狞的喝骂一声,眸光却死死盯着冲到近前的陆川,全然没有之前在羊山县外,与之交易时的温文尔雅。
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可骨子里的高高在上与蔑视,却怎么也掩盖不了,在不经意间,便会自然而发。
铿锵!
一声清脆金铁铮鸣,刀光如电,两层光幕有如纸糊一般,轻易被切开,震颤涟漪激荡间,顷刻化作光华破碎开来。
韩曲峰瞳孔一缩,目露不可置信,还有一丝羞怒之色。
身为上界天才武者,高傲如他,完全不能想象,一个蝼蚁竟然敢在自己面前挥刀,并且杀到了自己面前。
尤其是,那一双冰冷如刀的眸子,竟是一眼就让他感到惊恐。
韩曲峰绝不允许这样的人存在!
当然,他想不到,此时的陆川之所以这么强,不过是特殊环境,很多巧合所致,但也足够让一个半步先天心惊胆战了。
当陆川第二刀挥出时,又有两层光幕升腾而起,在其身后,更有数道蕴藏着惊人力量波动的光华,彷如流星雨般倾泻而下。
虽然只是几个呼吸,却也足够那些先天强者做出反应了。
但韩曲峰,却是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动作,看着那不管不顾劈斩而下的刀锋,骤然爆退,并且摸出了一个棱形坠饰。
滴溜溜盘旋不定,其上神秘符文闪耀,令人目眩神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