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我在末世種個田 txt-第四百零六章 一千萬的競爭者相伴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十多分钟以后位于登陆口处的一片帐篷区,不知怎么着一下子竟然突然起了大火,人群开始四散奔跑,有的救火的,有逃命的,人群非常的混乱,甚至连搜救工作都顾不上了。
而此刻在礁石堆当中有两个人慢悠悠的醒过来,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嘴巴和手脚都被结结实实的捆住,他们拼命的张口大呼,嘴巴里不知被谁给塞了一个棉花团,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游艇终于靠岸了,陆远乘着小艇来到了船下,一个一个的把家人都给接上了岸。
甲板终于开了,重见天日的孙哲等人一个个双手合十不停的祈求着。之前海底发生的剧烈爆炸,他们在船舱当中听的是一清二楚,一个个怕的要死,但是当他们睁开眼却发现这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一个个的但是直呼运气好。
将所有人送上的岸上后,陆远带着一家人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海岸线,他们的行李很多,为了能够摆脱黑市当中海岸巡查队的人,陆远只能是带着家人们饶了个远路。
因为刚才上岸的时候,他就在四处观察了海岸线,这边比较容易登陆的地方都被海盗给控制了,但是由于他们的人数并不是很多,所以观察的人数基本上每隔数公里的距离才会有几个人,加上天色特别的晚,所以他们的游艇能够顺利的抵达岸上不被他们发现。
为了保证该家人们的安全,陆远特意跑到了他们后方营地的帐篷区里面放了一把火,人群被吸引过去了,他们登陆的地方也都没什么问题,一家人轻轻松松的就上了岸,这简单的显然超出了陆远的预料。
一家人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朝前走着,陆远在前方带着路,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聊着,跟周围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们走的是旱路,打算从正门的方向进入,而不打算直接从海边进入,所以绕着这个远路需要多走三四个小时才走到主路口,大家依然没有觉得特别的累。
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很多人,一个个都是行色匆忙,显然是得到了消息,或是拖家带口或是独自前行,在整条路上蹒跚着。
好看的都市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 線上看-第四百零六章 一千萬的競爭者分享
时不时的会有几个人倒在寒风当中,再也没能起来,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会多去看一眼,因为他们自己也没把握能够走到目的地,即便是走到了目的地。能不能获得进入地下堡垒的身份牌还得另说,现在进行审查的人数已经高达了一千万。
而此时地下堡垒三期当中也仅剩下了二十万的名额,这对于这一千万人的大军来说,要有九百多万的人被排斥在外,只留下那么一小部分的人才能够进入。
对于陆远一家人,路上的行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毕竟他们穿着光鲜亮丽,一个个衣服都是十分的厚实。脸上也并没有出现冻疮或者是冻伤的情况,除了后面跟着的孙哲几个人倒是差点意思,陆远家人跟他们相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从两个世界上来的人一样。
虽然沿途当中也有不少的人打过陆远他们的主意,但是看着他们一行数十人,动了这个念想的人最终也只能收起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毕竟他们人太多了,想要从他们这里搞到点吃的真的是很难。
跟着人群终于是来到了所谓的营地了,其实这里就是一个废弃的城市,一个县城,进入县城原本有一条宽阔的大路,但是路上已经是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废弃物,虽然道路在地震的时候损毁的并不是很严重,但是早就被人为的破坏的很严重。
人们更愿意走道路两侧的土路,那里虽然很脏,但是至少还有下脚的地方。
跟着人群一点点的朝里面挤,进入了县城以后,里面遍地都是各种各样的帐篷窝棚,甚至是有人直接将棉被之类的东西铺在地上就是他们全身的家当了。
而就在县城中心位置就直接被划分成了两处地方,那里原本是有一个巨大的体育场,但是现在却被改成了临时的营地,主要是用来进行进入地下堡垒当中审核人员和排队的地方。
营地口附近混乱不堪,每个人手里基本上都会拿着一个等候进入的令牌。因为只有到了营地当中却报了名,他们才有资格进行审查。
而审查的过程依然相当的漫长,他们需要登记各自的身份姓名以及以前的常住地和之后又去了哪里等信息,甚至连自己的直系亲属之类的东西全部都要进行登记了。
“营地当中已经过不去了,咱们只能在这停下来先找个地方安置下来,我们去排队先把登记表给填了之后再进去取令牌。”陆远看了茫茫多的登记大军,有些望不到头,内心当中十分的焦虑。
原本抱着其他幻想的家人们也都是默默点头,想着回家看一看的奶奶此刻看到这幅场景之后,不仅是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唉,这么多的人,咱们啥时候才能进去呀?”
小珊在一旁劝慰:“奶奶别着急,咱们有身份牌的,只要登个记到里面通过了审查,咱们就快了。”
奶奶只好叹息了一声,拄着拐杖坐在一旁的箱子上,几个小时的行程已经耗尽了她的所有体力。
爷爷虽然还硬撑着,但是有些发颤的双腿也能看得出来,他真的也到了自己身体当中的极限。
安排好了家人之后陆远做了这么一个打算,他打算让所有人先把各自需要准备的东西都给准备妥当,然后他先带的人过去将这些材料都给送上去,拿到审查号牌。
于是众人纷纷找来了各自的纸笔,开始填写个人档案。马斌在这一旁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可是黑市当中的一员,按照惯例,他是不需要进行审查的,只需要直接等着进入地下堡垒就行。
陆远填写完了自己的个人档案表之后,抬头看了一眼对方:“你怎么不填啊?”
“额,黑市当中的人用不着,我们只需要等着进入的名额就行了。”
看到对方满脸不在乎的表情,陆远不仅是嘲笑了一声:“你觉得你有机会进去吗?你们黑市当中有多少人?这边有多少人,你们总不能把这二十万的名额全部都给垄断了吧?”
马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之前一直不敢想象的这件事情被陆远给说出来,他顿时有些慌张了。
“不可能的,上面的人答应过了,我们都不用进行审查而就直接可以进去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的话,那我也不管了,我先把这审查表填好,拿到我们自己的令牌以后,你再带着我们去找黑市的人吧。”
马斌犹豫了一下:“算了,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有没有纸笔借我用一下。”
陆远将一支笔丢给了对方:“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填好我们就走了。”
马斌赶紧接过纸笔,然后在上面开始填写个人档案的信息。
陆远带着周通,希文几个人拿着厚厚一沓的档案,到了营地口跟前开始排队。
在营地口的队伍长的看不到,队伍一共分成了五组,前面的人过好久才会挪动一步,而组织数百米长的队伍。还在不断的增加,就在陆远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又是有几十个人填补上了队伍。
“别磨叽了,赶紧过去排队吧,每人站一组,争取尽早的把咱们的档案都给提交上去。”
陆远拿着档案走到了跟前拍在了队尾,而其他的人也分别的占到了其他几处开始等候,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厚厚一沓的档案。
过了好半天队伍才往前挪动一番,陆远叹息了一声,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忽然,前面的队伍发生了一阵骚乱,陆远细细的听了一下,似乎再有什么人在争吵,陆远闲着无聊,点了点脚尖朝前看了一眼。
只见,两个男子站在一旁吵闹起来,似乎是因为插队的问题而争吵。
“你他妈凭什么插队啊?赶紧滚后边去。”
“你娘的狗屁,这本来就是老子的位置,刚刚我只不过去旁边撒个尿而已。”
“哼!那就怪不得别人了,你自己出去撒尿,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肯定不能给你留位置了,赶紧排队,千万找打。”
两个人说起话来就开始呛呛起来,隐隐约约有动手的意思。
旁边的人没有一个去阻拦的,他们都是抱着膀子在一旁看戏,似乎在他们的眼神当中更愿意让这两个人打起来。
忽然远处有几个纠察队的人走过来,他们拿着电竞棍挤进了人群。
“干什么的啊?他么的,不想接受审查就赶紧给我滚出去,在这里吵什么吵?”
其中一个人赶紧扯着脖子喊道:“长官,这个人胡乱插队,还要动手打人呢。”
“放你娘的屁,老子没插嘴。位置本来就是我的,我只不过去撒个尿而已,你就把我的队给占了。”
双方各执己见开始争吵起来,纠察队的人眼神当中露出了一抹寒光,接着他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肩膀向后扯了扯。
“你们两个跟我去那边,后面的人跟上,不许吵闹。不许打架,这是规矩,但凡打架的双方都要被拉出去。”
纠察队的人拿着电警棍朝二人指了指,二人顿时懵逼了,他们一脸祈求的模样,赶紧哀求。
“长官,求你行行好,我们都已经排了两天了,你这是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啊。”
“是啊,长官,我不插队了行叭,我到后面站着等着去了,请你千万不要把我的档案给记录上去了。”
纠察员依然是一脸嚣张的看着二人:“别他妈废话,你们现在已经被开除了,把你们的档案给我拿出来。”
二人怀里捏了自己的档案,死活不愿意拿出来,纠察员见到这种状况猛的拿出电警棍在其中一个人的肋下猛的戳了一下,剧烈的电流发出“啪啪”的响声,那个被电击的男子浑身抽搐在电倒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男子才稍微的恢复了一些,再次看向纠察队人员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愤怒的神色,但是他依然不敢动手,因为在这里动手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陆远在远处看到这一幕之后,心里大概有了一些了解,这边的人几乎把人命不当人命来看了,因为有太多的人想要进入这个地下堡垒,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到这里。
而在这里,纠察队的人和审查员就是掌管他们生死的判官,他们只要说你没有资格,或者是扰乱了秩序,那么你就只能是被淘汰出局。
陆远叹息了一声,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进行下去,就这么真的等下去的话刚刚按照那个人所说的,等了两天才排到那个位置,陆远觉得他们能够进入地下堡垒的希望真的不太大了。
想到这里陆远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马斌,他忽然觉得自己还得去找黑市的人,虽然可能有危险,但是他必须去。
不然的话就这么一直拖着等着,何年何月才能够排到地方,即便是排到的地方,可能二十万的名额早已经被发放完了,他等不起。
于是陆远离开了队伍,身旁的几个人看了他一眼之后,顿时嗤之以鼻,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
看到陆远走过来,马斌的脸上忽然一楞:“你怎么从队里出来了,你再想回去可回不去了。”
陆远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了,但是你觉得就这个速度早进行下去的话,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够拿到审查的资格?”
马斌沉默了,他当然知道这些人的效率是有多么的低,但是还真的没有办法,当然除了去找黑市的人,但是他现在真的不太方便露面。
如果让别人知道他是从海里出来,那么他可能就会被很多的人问东问西的,最终把自己的事情给暴露出来,他知道黑市里的人审问人是相当的有一套,他不认为自己能够挺得过他们的审讯。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