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四百六十七章 冤家路窄鑒賞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灰狼看着被打很惨的菜坤,不爽道:“废物东西,连三个人都解决不了,我留你有什么用?”
菜坤红着脸解释,“灰狼哥,他太厉害了,他是武者。”
“武者?”
灰狼眉头一挑,感兴趣的对于欢走去。
“小子,我甭管你是什么人物,动手打了我的人,得给个说法吧?”灰狼嘬了一口烟,眼神玩味。
于欢问道:“你想要什么说法?”
灰狼想了下,道:“把那两个女人留下来,跪下,自扇二十个耳光,我就放过你。”
莫寒和金夏夏一听这话吓得脸色都白了,她们看着于欢,真怕于欢妥协。
于欢却摇摇头笑起来,“你好像在做梦。”
“带着你的人滚蛋,别拦着我们,免得等会儿遭罪。”
灰狼拿烟的手一顿,微咪起双目说道:“小子,你敢跟我这么讲话,是在找死吗?”
“去,给他点教训尝尝。”
灰狼一声令下,身后一个身材壮硕的小弟对着于欢走去。
于欢看他一眼,能感觉出这是武者。
他是灰狼的金牌打手,阿九。
从小在少林寺学武,后来跟着灰狼混,为灰狼做了不少事情。
砰!
阿九出手不墨迹,闪电般踢出一脚,直奔于欢面门。
强烈的劲风,打的于欢脸颊有些生疼。
这一脚眼看就要踢中了于欢。
啪嗒!
于欢用一只手,轻松抓住他的腿。
阿九双目微咪,开始用力。
奈何他的腿就像被铁钳子钳住了一样,任凭他如何用力,都没有办法挣脱。
阿九脸色变了,这才感觉出来于欢的可怕。
“阿九你在干什么?快弄死他啊?”灰狼在身后不满地喝道。
阿九欲哭无泪,不是他不想,是他做不到。
“滚!”
于欢用力,阿九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全场死寂。
尤其是灰狼。
他对自己的金牌打手阿九很了解,从没有失手的时候,如今这是怎么了?
“你特么是在故意放水吗?”灰狼瞪着爬起来的阿九。
阿九咬咬牙道:“这家伙好厉害,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
灰狼不敢相信。
用很诧异的目光盯着于欢。
于欢笑眯眯问道:“现在还打算拦着我们吗?”
灰狼阴沉着一张脸,灰狼都败了,他哪里还能拦得住于欢。
菜坤不甘心,在旁边撺掇道:“灰狼哥,不能放过这小子啊。”
“你特么给我住口!”
灰狼一巴掌甩他脸上,恶狠狠臭骂道:“要不是你今天捅了娄子,我至于这么丢人吗?”
“滚!老子回去后一定好好教训你。”
灰狼赶紧带着众人溜了。
金夏夏和莫寒这才如释重负的吐出口气。
于欢送她们回到住处后,便回到自己房间睡觉。
金夏夏找到莫寒,看莫寒脸色还很阴沉,她努努嘴道:“我们别冷战了行吗?”
她们这对闺蜜平时不是没有争吵。
而每次吵架过后,第一个妥协的总是金夏夏。
这次依旧如此。
莫寒看了金夏夏一眼,沉声道:“我心里气不过,于欢那个混蛋,他凭什么?”
金夏夏叹口气道:“于欢其实挺好的,这次他也救了我们的性命。”
“他是为了泡我们才救的,他却不承认,还要用那种话来侮辱我,他太可恨了。”莫寒激动道。
金夏夏张张嘴,劝道:“莫寒,你别这么想,于欢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那他是什么人?夏夏,你不明白,这世界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于欢就是一个渣男混蛋。”
“他……”
“好了。”金夏夏打断莫寒的话,“我不跟你说这些了,我回去睡觉。”
莫寒望着金夏夏的背影,以前金夏夏从不会对她如此的。
于欢。
都是因为于欢。
她对于欢莫名产生了怨恨。
第二天一早。
于欢来到于氏集团。
这是华国于家下面最大的总公司。
历年来,都是交给于家的家主打理。
在没有新家主出现后,于家老奶奶会负责一切。
于家老奶奶去世有一段时间了,现在于欢正式成为于家的家主,理应过来这里看看。
于欢一走进门口,就有很多人过来和于欢问好。
于欢罢罢手示意他们,“不必那么客气,都回到各自岗位上吧,有什么需要我会对你们说的。”
于欢不喜欢被太多人围着的感觉。
于氏集团现在的副总裁是于湉湉,于家分家出来的一位三十岁女生。
长得漂亮身材好,还是学霸,能力超强。
于欢让她过去办公室,从她口中了解到如今于氏集团的情况。
因为于家近年来一直没有新家主,于家老奶奶又去世的缘故,现在很多人都在打于家的主意。
于氏集团管理的几处产业,遭受重创。
“那些家伙们以为于家是软柿子,想要**,那就给他们一点教训尝尝吧。”
于欢看向于湉湉命令道:“想办法也攻击他们的产业,十倍偿还回来。”
于湉湉想了下,提醒道:“这么一来,怕是会激怒对方。”
“无所谓!”
于欢根本不在乎,“对方既然出刀了,我们必须亮剑,不然外人还以为我们于家怂了呢。”
“况且如今我坐上于家家主之位,必须要有点作为。”
逆来顺受,从不是于欢喜欢的。
“好,那我这就去安排。”于湉湉点着头,一脸笑意。
在于欢过来之前,她还在担忧,于家的新家主会怎么管理于氏集团。
优美都市言情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線上看-第四百六十七章 冤家路窄熱推
是不是个酒囊饭袋?
如今看来,她想多了。
于欢手段干净利落,有仇必报,很符合于湉湉自己的个性,她喜欢这种人。
“另外于少,今天会有一场新员工招聘,您要负责组织一下吗?”于湉湉忽然问?
于欢点头,他一向最重视新员工的选拔招聘,毕竟那是新鲜血液。
任何一个企业,新鲜血液的源源不断,才能决定发展潜力与未来。
几分钟后,于湉湉安排人送来一份工作简历。
有几百人,还挺多。
于欢不厌其烦的一份一份翻阅。
突然,他注意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
莫寒?
再看年龄和一寸照片,没错了,就是那女人。
冤家路窄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