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 愛下-第七百五十八節 魚龍變與絞殺看書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更让师弋感到惊讶的是,之前暗流在猪婆龙身上所留下的伤口,全都变的几不可见。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面对白龟窟洞主的攻击,师弋只能再度闪身躲避。
然而随着猪婆龙的大嘴闭合,它掀起的强横水压,直接将师弋的法华挤了个粉碎。
接着,只见那猪婆龙长尾一甩。
顷刻之间,它又变成了一条巨大的剑鱼。
白龟窟洞主所化剑鱼游动速度极快,只见它挺着如利剑一般的长吻,飞速朝着师弋刺了过来。
师弋在水下的身法,终究是不及在陆地和天空中灵便。
虽然师弋有意识躲避,可还是被白龟窟洞主所化剑鱼给刺了个正着。
变化道功法不同于其他流派,变化就是功法最基本的体现。
所以,变化道功法威力,结合变化个体原本的实力。
两者相加,再有圆觉境层次带来的功法质变。
白龟窟洞主所化剑鱼,已经不单纯只是一条普通的鱼了。
就这样,剑鱼锋利的长吻,直接刺入了师弋的胸膛。
一瞬间,就将师弋给刺了个对穿。
不过,师弋虽然没能避开这一刺。
但是,却也提前让开了身体要害。
凭借体内充沛的精血,这样的伤势对于师弋而言,并不算是致命伤。
另一边,一击刺中师弋之后,白龟窟洞主仍不罢休。
他操纵着鱼身疯狂甩动头部,想要凭借剑鱼锋利的长吻,将师弋的身体给绞个粉碎。
然而,师弋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师弋凭借绝强得锻体实力,用肌肉将刺入身体的长吻牢牢的夹住,以防受到二次伤害。
同时,师弋对准了剑鱼的头部,不断地发起攻击。
以师弋的肉身强度,区区几拳的功夫,就将剑鱼的头部打的面目全非。
师弋十分确信,自己绝对可以在被长吻撕成碎片之前,将这剑鱼给打死。
就在师弋打算全力以赴弄死对方的时候,之前的诡异情形再度出现了。
白龟窟洞主所化剑鱼,毫无征兆呼的一下消失在了师弋的面前,直接就让师弋的攻击落空了。
不过片刻,白龟窟洞主所化剑鱼,又突然出现在师弋的背后。
并且,此时剑鱼身上的伤势。
与之前的猪婆龙一般,几乎完全消失无踪了。
不过,这一次师弋有所准备。
再加上距离非常近的缘故,师弋略微看出了一些端倪。
原来,白龟窟洞主所化剑鱼,并不是消失不见了。
其实他一直都在原地,只是他动用了某种特殊的变化手段,在瞬间将身形缩到了极限。
那大小可能比虾米还要微小,再加上水中的流动环境。
很容易让人误以为,白龟窟洞主瞬移消失在了原地。
而这特殊的变化之术,除了变化速度非常快之外,应该还有同步缩小伤势的功能。
白龟窟洞主只需要用这变化秘法缩小身体,伤势也一起跟着缩小。
当他重新变为巨大个体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势却不会随体型增大而一起还原。
原本被师弋打得遍布整个头颅的严重伤势,经他这么一胀一缩。
最后,可能连汗毛大小都没有。
如此一来,白龟窟洞主身上的伤势,自然就好像消失了一般。
推断出前因后果之后,师弋这才想明白。
之前,在众人联手对付狱卒的时候。
白龟窟洞主作为牵制狱卒的主力,他身上的伤势,一点也不比降府府主轻。
刚才在海面上看到其人完好无损之时,师弋还在心中纳闷,对方的伤势未免好的太快了。
现在看来,在师弋等人走后。
白龟窟洞主也是利用同样的方式,将本来极其致命的伤势,缩小成了不值一提的程度。
另一边,白龟窟洞主看到师弋一脸明悟的表情。
他猜到师弋已经看穿了他消失的秘密,其人直接以剑鱼之身口吐人言:
“呵呵,师弋你选择潜海逃生,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我白龟窟的鱼龙变,在水中完全就是无敌的存在。
你的攻击对我而言,根本连挠痒都不算,乖乖受死吧。”
说罢,白龟窟洞主又以剑鱼长吻,朝师弋攻击了过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结合白龟窟洞主的话语,师弋瞬间就推导出了这所谓鱼龙变的限制。
白龟窟的这门变化秘术,应该只有在水中才能发挥出全部威力。
而之前,在对战狱卒的过程中,白龟窟洞主之所以全程都没有使用。
应该不是其人想要藏拙,而是陆地限制让他用不了。
白龟窟洞主并非师弋遇到的,第一个变化道高阶。
师弋的记忆力向来很好,师弋清晰的记得。
当初为了谋取心协镜,在镜世界自己也同样遭遇过一名白龟窟高阶。
那人只有胎神境修为,自然无法和眼前圆觉境的白龟窟洞主相提并论。
不过,师弋记的很清楚。
那名白龟窟高阶为了避免被师弋塞入神仓,是有动用过变化能力的。
当时,在那危机时刻。
其人下意识所变化的,乃是一只巨大无比的鲸鱼。
这种下意识朝水生种变化的自卫举动,恰恰也能佐证师弋的猜测。
可惜,当时敌我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
那名白龟窟高阶的手段,根本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洞悉了敌人的弱点,接下来师弋就好应对的多了。
眼见白龟窟洞主所化剑鱼,飞速朝着这里刺来。
师弋眼神一闪,如之前一般选择避过要害的应对方式。
那剑鱼疾速一击,毫无阻碍的又将师弋的身体刺穿。
而师弋挂在长吻之上,对剑鱼的头部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
剑鱼扭动身体狂甩,师弋则抄起拳头给对方以迎头猛击,双方全都是不要命的打法。
师弋的身体固然被刺的千疮百孔,而那剑鱼的头部,也被师弋给打的一片血肉模糊。
这个时候,师弋强悍的恢复能力,就发挥出来作用了。
双方受创的程度不相上下,甚至师弋的伤势还要更重一些。
然而,通过精血的恢复。
师弋身上的总体伤势,始终是要比白龟窟洞主轻的。
没有恢复能力的支撑,白龟窟洞主完全是凭借庞大的体型硬撑。
然而,这样强撑始终是有极限的。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洞螟》-第七百五十八節 魚龍變與絞殺熱推
当白龟窟洞主感觉他已经撑不住的时候,他马上就起了动用鱼龙变,缩小伤势的念头。
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师弋也有了新动作。
只见,师弋在水中几拳飞速打出。
凭借强横的肉身,师弋直接以拳风,将周围的海水刮的倒卷了起来。
一条巨大无比的水龙卷,被师弋用拳头硬掀了出来。
海面之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直绵延到深不可见的海底。
而师弋和白龟窟洞主两人,正处在水龙卷的正中央。
如果剑鱼能做出表情的话,那白龟窟洞主此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因为水龙卷的缘故,海水被师弋给刮到了周围。
水龙卷就好像一个漏斗一般,中心地带完全是没有水的状态。
没有水,这完全破坏了白龟窟洞主,使用鱼龙变所需的外部环境。
下意识的,白龟窟洞主甩动鱼尾。
想要摆脱水龙卷,游回到大海当中去。
然而,师弋哪里会让他如愿。
师弋一边发动水葬术,操纵暗流不断扩大水龙卷的范围。
另一边,师弋疯狂运转冰道功法,寒气犹如实质一般遍布师弋周围。
受境界所限,师弋的冰道功法拿来攻击白龟窟洞主这个圆觉境修士,自然是有些不够看。
不过,用来冰封周围的海水却是绰绰有余的。
就这样,在大量寒气的作用下,师弋周围的海水迅速冰化。
动态的水龙卷化为冰雕,完全静止在了海中。
水龙卷变成了一条冰冻的通道,无路可退的白龟窟洞主。
被迫和师弋在中空得通道之内,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杀。
被逼入绝境的白龟窟洞主,不断变化着形态,妄图将师弋给干掉。
而师弋就好像顽石一般,始终在白龟窟洞主的攻击之下屹立不倒。
反倒是在师弋不断以伤换伤的过程中,白龟窟洞主身上的伤势反而越来越重。
这种不断被死亡逼近的感觉,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种折磨。
心生畏惧的白龟窟洞主,心中升起了逃命的想法。
只见他动用变化道,将体型变的巨大无比,妄图撑破周围的冰封环境好逃出升天。
然而,师弋既然已经图穷匕见,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
师弋一人的冰道能力,或许不足以限制白龟窟洞主变化出的巨大身形。
然而,师弋一直都不是一个人。
拥有银粟报身的师弋,加上雪躯在关键时刻,完全可以看做是六个人。
之前两人的相互厮杀,让师弋血液遍布在周围海域。
只要师弋想,瞬间就能让雪躯出现在周围任何地方。
有雪躯帮助师弋扩散寒气,白龟窟洞主的体型就算是再大一倍,也别想从周围的冰封环境中逃出去。
面对想要逃跑的白龟窟洞主,师弋扯着他的鱼尾,又将他给拽了回来。
随后,师弋翻身而上,直接踩在了白龟窟洞主的身上。
接着,师弋目中寒光一闪,并将脚猛的一顿。
一招千斤坠,附带实身的无限自重。
师弋就这样踩着白龟窟洞主硕大的身体,不断向着深海之中堕落。
白龟窟洞主巨大的身体划过周围的冰层,直接将周围的坚冰打碎。
当师弋发现深度已经足够之后,直接以水葬术操动周围破碎的冰凌,向白龟窟洞主卷了过去。
冰凌、水压、以及原本就不轻的伤势,共同化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伴随着白龟窟洞主的一声凄厉惨叫,他的身体被水葬术所带起的碎冰,绞了个粉碎。
看到这一幕,师弋着实松了一口气。
这一战对于师弋而言,还是太过艰难了一些。
如果不是达到巅峰的灵巧,进一步拔高了师弋的生存能力。
让师弋可以以毫厘之差,避开最致命的攻击。
面对白龟窟洞主犀利且多变的攻击方式,师弋可能早就倒在了他的手上。
之前,师弋还有些嫌弃。
换骨诀增加的是灵巧,而不是敏捷。
现在看来,灵巧却比敏捷所提供的速度,对师弋的帮助更大。
毕竟,在有些无法施展的环境下,速度再快也没用。
甚至,有些时候需要硬顶着敌人的攻击,来进行战斗。
这时,灵巧可以在有限的环境之下,让师弋避开更多的攻击。
即便避不开,也能尽可能的减轻受到的伤害。
搭配师弋自身惊人的恢复能力,可以让师弋面对敌人时,拥有极强的韧劲。
之前,白龟窟洞主妄图逃跑,就是败在了师弋的韧劲之下。
他根本看不透师弋还要承受多少次攻击,才会彻底倒下。
那种无法战胜的感觉,最终将白龟窟洞主彻底压垮,也成为了师弋战胜对方的契机。
白龟窟洞主毕竟是圆觉境存在,他每一击打在师弋身上,都几乎是能够致命的。
如果对方奋起死拼,师弋肯定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能将之杀死。
如果是在平时,师弋跟对方耗一耗完全无所谓。
然而,之前在心协镜噬主之时。
向云间将大量的耀阳之力,打入了师弋的体内。
这些耀眼之力非常难以散去,至今还在师弋的体内肆虐。
这些耀阳之力虽不致死,但是却极大限制了师弋的恢复能力。
刚才在与白龟窟洞主的交手中,师弋第一次有了些后继无力的感觉。
如果白龟窟洞主继续挣扎下去,情况对于师弋也会变的很不利。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敌人终究是死在了自己手上。
降府府主半死不活,白龟窟洞主继而亡在了自己的手上。
计较一番之后,师弋完全放松了下来。
在师弋看来,敌人一方应该已经没有水属性分支的圆觉境了。
因为之前始终没有交手的关系,这个时候,师弋并不知道降府府主夫人的存在。
当然,因为不明原因。
之前府主夫人并没有对师弋展开追击,这间接帮师弋躲过了一劫。
然而,这一切并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就在师弋放松下来的时候,一股非常强烈的危机,噌的一下从师弋的心中升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