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arh優秀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二百五十三章:同學少年都不賤展示-avhvl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一桌的“鱼跃龙门”吃得差不多了,秘制甜酱勾的鱼骨头都被啃了个干净,在白桌布被徐岩岩和徐淼淼刮地三尺之前,门外的侍者就将开胃甜点的木桌折叠后撤了出去,随后流水般的推车滑入包厢内,一道道早已准备好的佳肴呈上桌前。
其实光是看意大利主厨作的开胃甜点就已经知道了这顿饭不会便宜了,但菜色真正的上上来后每个人还是稍微惊了一下,毕竟这顿饭免费送的前菜就是‘鲍鱼桂花龙眼膏’,虽然真要按价格来算应该也不是特别昂贵,但架不住量多——整个包厢每个人面前都是一份前菜,还搭配着‘云南辣木苗’的凉菜和‘黑松露酥皮汤’的汤点。
高档餐厅的一顿饭的价格对在座的大部分人来说都不是问题,毕竟师出仕兰中学,上得起自夸为‘私立贵族中学’学校的家庭都算小资到中产,可中产家庭也没得说请客请二三十个人吃这种规格的宴席,按桌算还好倘若是按人头算,这顿饭的价格可就要高出不少了…
值得一提的是甜点过后在聚在饭桌前时座位重坐了,现在从右到左依次是赵孟华、陈雯雯、路明非、苏晓樯、林年、楚子航、柳淼淼,桌上大家有说有笑,路明非没说话,就猛吃。
他到这家餐厅来过,是叔叔带他来的,那次也是叔叔请客,带着一大帮子人比今天还要多个一桌的数量,进了餐厅豪气干云地一挥手就命令后厨,老规矩,菜给我尽管上!今天我买单!
一副熟客的模样端坐桌前,不轻不重地把自己才换的价格几千的手机拍在桌上,捋一捋袖口又露出了高仿的入门劳,一旁的眼尖儿的懂哥朋友立马就开吹,整个饭桌还没开吃酒都还没入杯叔叔人就飘了几米高了。
结果所谓的‘老规矩,尽管上’后端进来的菜色一溜水的家常菜,坛子红烧肉、招牌豆腐、黑椒牛柳,最稀罕的就是一道红烧鲍鱼,可惜一盘只有五个,路明非手短没捞到吃…其实也是捞到了的,只是还没入碗就被叔叔横刀夺爱了过去,横批不懂得餐桌礼仪要学会尊敬师长前辈,遂把鲍鱼恭敬地夹到了一旁处长的碗里…
不像是叔叔那样掺了水的打肿脸充胖子,今天这顿饭盘盘硬菜,盘盘实货,就连送的前菜都是鲍鱼之流,他不把盘子给刮干净简直对不起老朋友出血的钱包。
下一道菜,乳猪烩饭,一桌上两盘生怕同学们吃不饱,烤得金脆的乳猪被侍者用餐刀切开,金黄吸满油水的饭粒颗颗倒出,香味简直要把屋顶给冲飞掉了,徐岩岩和徐淼淼两个双胞胎一起承包掉了面前的烤乳猪,一个啃屁股一个啃脑袋,边吃边对侧桌的林年竖大拇指…
“都是老同学啊,林年先我们一步在美国发达了啊,我们吃他一顿,下一顿可得我们自己请了啊。”餐桌上有会说话的男生,往玻璃杯里倒着饮料大声嚷嚷。
“可惜都没满十八岁,不能喝酒,不然一定让店家整两瓶白葡萄酒来下饭…”
“土狗!林老板请客喝什么白葡萄酒,这间酒楼进货渠道最正宗的还是罗马尼康帝和波尔多五大名庄的酒啊。”某张口闭口土狗的男生再度痛骂同窗的不识货。
——————
春閨冤家 花蘿蔔濤濤
“林年估计已经在美国打下一片江山了,这才多少岁啊就混开了,我以前就说过未成年在国内不好找出路,17岁去国外就刚刚好,你看,这一下不就鲤鱼入水,鱼跃龙门了吗?”有人赞叹道。
“还是脑袋够用啊,成绩好的人脑袋怎么都比其他人够用,换别的人去美国估计就只能洗盘子了。”
路明非打了个喷嚏,差点把嘴里在嚼的手袋酥给喷出去了,抬头茫然四顾,看见他这模样大家都忍俊不禁了,就连一旁的陈雯雯也掩嘴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一切的吹捧和赞美,林年都听在耳里,不赞同也不反驳,只是听着,直到这群人起哄让他讲讲在美国的大学生活到底怎么样时,实在没办法他才开口了。
“还行吧…学院风气很散漫的,学生都很自由,校规特别松散没有什么限制…起码不会强行要求学生不准出校门又不准回寝室的蠢规定就是了。”
“国外私立的大学都这样。”赵孟华终于接上话了,“我爸最近也考虑让我去托福外考出国的事情,不过是去英国那边的莱斯特,如果要去圣约翰的话还得考雅思。”
“对啊,林年,你当初去卡塞尔的时候有考过托福雅思吗?”坐在楚子航左侧的柳淼淼忽然侧头问。
康熙小保姆 历史时空
“没有,我英语成绩挺一般的,只会死记硬背,口语上只能说勉强合格。”林年摇头。
“又乱说了,你要是一般,我们全都是‘二班’的了。”徐岩岩放下筷子调侃,谐音梗很有效地让一群人爆笑了出声。
“你在大学里选了什么系啊,出来好不好找工作?”徐淼淼问。
天庭招辦處 勝為王
“这什么话,林年现在都混成这样了,还怕毕业找不到工作?”立马有人摆手说。
“没工作不也挺好,总有人愿意养他啊。”苏晓樯忽然说话了,饭桌上静了静,都被小天女的霸气侧漏给震慑到了,不少人表情有些古怪,视线瞥向林年那边,但林年却是没什么表现,一切如常。
庶女王妃
“哈…哈哈,不愧是小天女啊,说话就是硬气,我也想有人养啊…”徐淼淼尴尬地笑了两声没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了,生怕弄巧成拙把这次聚餐再度弄成了以前火锅的那出逼宫。
我和閻王女兒有個約會
诱爱99天:司少的天价宝贝
“说实话,林年,到底怎么才能上你那所大学啊,我也想去跟你一起读。”苏晓樯扭头看向了一旁楚子航身边的林年,伸手过去不轻不重的锤了一下他的肩膀开玩笑道,“到时候你真混得不好了我罩你啊。”
“挺难的,而且其实学院生活虽然纪律松散,并委实算不上很轻松,因为大部分时间除了上课外都得经常乱跑,学校里会指派大量的外出实习采风。”
“采风?你学的艺术系的吗?”班上一位国画九级的女孩小声问,看向林年时目光里多了一些趋同感。
“不…不是,硬要说的话我去学院的半年只读了一段时间的预科班,今年才是正式入学大一,那些实习采风应该算是…外包工程系?”林年很难给自己现在进行的工作给一个精准的定义,不过听说执行部经常从世界各地接手一些有关龙族的烂摊子,大概也能勉强称作外包工程?
“嘶,具体是什么工程系,化学还是土木?有关系和资源,毕业出来是搞大钱的行当啊。”不少人惊叹。
光影高手
“这段时间里去过芝加哥,去过日本,也去过一趟索马里海和中南半岛。”林年如实说。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da明白
“我靠,半年时间飞那么多地方?”
“很累的啦,有时候还得受伤。”林年实打实的叹息了,想起自己这段时间的日子也的确不容易。
“哪儿受伤了?医生说以后会有问题吗?”比林年还要紧张身体健康的是苏晓樯,坐在身边目光关心得要死,就差上手检查身体了。
“还行吧,之前最严重的伤口就是腰伤。”林年又想起了挨了‘圣裁’的那一发子弹,腰部还隐隐有幻痛感。
可话才出口,却发现餐桌上气氛有些不太对…不仅大多部分男生,身旁苏晓樯的表演也怪怪的,但他却是没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什么。
“所以…咳咳,我们想上你的大学还有机会吗?”陈雯雯咳嗽了一下转移了话题…就连她都听懂了,只能说林年是当局者迷了。
“卡塞尔学院只招收有潜力的人…不要误会,虽然我知道这话听起来很欠,但这是学院的原话。”林年想了想,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完美世界
“但这也是实话…”陈雯雯轻轻点头看向他,“林年你一直都很有潜力…从入学我们就看得出来。”
致命之禁區
桌上的同学们都顿了一下,而后还是点头赞同了陈雯雯的话,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她说的是对的。当初林年被路明非蛊惑翻墙出去上网通宵,第二天上课打瞌睡然后被老师抽起来背语文书…对,背语文书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这小子不是一般人。
后来语文老师还跟林年打赌,说你记性那么好能背新华字典不,能背的话你以后在我的课上睡觉都不会管你…然后当天还没放学赌约的胜负就分晓了,听说当时办公室里数学老师还不信邪非要用自己课上睡觉的特权来打赌背诵圆周率后一千位,结果还是老师组惨败。
这不算有潜力那什么还算?
衡量一个人虽然有很多方面的考量,但如果有一个方面优秀到非人就足够让人敬仰了…况且林年优秀的不止一个方面。
以前都说林年家境要是再好些就是楚子航第二了,可现在看来出手阔绰的林年根本没有机会成为楚子航第二,因为楚子航坐在他身边已经俨然成为了平级的对象,他们看着楚子航都得紧张的叫学长,而林年则是上手就跟这位传说称兄道弟,俨然是楚子航得去成为林年第二了…
什么世道?
不少人觉得很扯淡,很幻灭,但事实就摆在面前。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