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zow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愛下-第246章 噁心熱推-iinl4


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小說推薦總有人逼本小姐用強
“你特么废话怎么那么多,快点!”
stranger之青春憂傷
马夯现在哭死的心都有了,又要押送陆辰远去落花岛。
还要跟秦朗交换。
他跟奚元的感情刚刚有些升温,又要分开。
想到这里,不禁把所有怒气都发泄到陆辰远身上。
陆辰远没动,他在等燕厉寻开口。
燕厉寻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陆辰远马上说道:“我可以在岛上找女人吗?”
马夯看了看他多次被踹过的地方,怀疑他还有没有那个功能。
都到这副田地了,还在惦记女人。
真应了那句话,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风流。
女人明白要趁早 王瀟
平天武帝 不死的王八
燕厉寻被他这个想法逗乐了。
落花岛现在总共三个女人。其中还有一个是他的老相好。
如果他想找的话,燕厉寻倒也不拦着他。
只是不确定陆辰远看到那三位的鬼样子,还能不能脱得下去裤子。
陆辰远在看到燕厉寻点头以后,麻利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按上自己的手印。
然后满心期待地等着他们送自己去落花岛。
想象着自己像黄药师一样在自己的桃花岛肆意潇洒。
燕厉寻和马夯也没点破他。
先让他做做美梦,等上了落花岛他就会知道什么叫地狱。
这次送宋明阳去落花岛,燕厉寻还特意邀请了冷清悠。
他相信冷清悠一定喜欢看陆辰远见到落花岛的表情。
一路乘风破浪。
陆辰远不禁多看了几眼在燕厉寻怀里小鸟依人的冷清悠。
耳边的海风由于游艇速度快,发出呼啸而过的声音。
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如果他在自己怀里,自己处在燕厉寻的位置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
陆辰远最近做美梦的次数有点多。
人陷入低谷的时候要么就是自暴自弃,要么就是像陆辰远一样喜欢做白日梦。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意淫。
马夯已经瞪了陆辰远好几眼,就等着上岛多给他点教训。
这时有个手下来报,“报告老大,发现鲨鱼。”
鲨鱼?
陆辰远被吓蒙了。
怎么还会有鲨鱼?
他看了看燕厉寻和冷清悠,发现她们紧张之余,并不害怕。
好像已经司空见惯。
冷清悠瞥了一眼脸色都吓白的陆辰远说道:“看你那个怂样,不就是鲨鱼吗!
为了招待你,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在落花岛周围建了一个鲨鱼池。
落花岛不远了,你以后想要逃跑,可要先考虑下自己够不够给鲨鱼塞牙缝。”
陆辰远红了脸。
特意为他建了鲨鱼池。
这是赤果果地威胁自己,彻底打消他逃跑的念头。
不过他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
落花岛名字这么美,他怎么会有逃跑的想法!
他一定会留到胜利那天,让落花岛归到自己名下。
冷清悠不屑地撇撇嘴。
就知道陆辰远不到黄河不死心。
她有些迫不及待看陆辰远的表情了。
就在游艇又前进了十分钟。
他们顺利到达了岛上。
他们的脚刚刚落地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凄厉无比。
陆辰远被这个叫声吓得一哆嗦。
“什么声音?”
冷清悠红唇微勾,呵呵笑道:“自然是你同伴的声音。这样你也不至于太孤单。”
陆辰远没有反应过来。
“我哪儿来的同伴?”
冷清悠没回答他,跟着燕厉寻径直往前走去。
马夯最催促道:“快走,费什么话!你不想尽快见到老熟人吗?”
“老熟人?”
陆辰远心里充满了疑问。
不过不管老熟人是谁,他都后悔了。
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是落花岛吗?
跟图片上严重不符啊!
武逆天道 游览的鞋子
他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想到这里,他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鲨鱼。”
马夯凑近他耳边说了句。
陆辰远像被烫到一样,蹭地跑到燕厉寻前边。
比起葬身鲨鱼腹中,他更想活着。
他开始了孔乙己精神。
冰封大帝 赏花秀才
自我安慰,自我催眠。
落花岛再破也是个岛,到时候找人开发下,不比某些度假村差。
到时候,也可以让游客们参观鲨鱼,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致命药师
到时候自己躺在钱上睡觉,都能笑醒。
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等等。
他看到了什么?
那个蓬头垢面,骨瘦如柴的女人?
他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那是女人吗?
瘦得前胸贴后背,比飞机场还要平。
在他下意识否定那个叫花子一样的人是女人时,那个人竟然朝自己扑过来。
“辰远。”
殊途
“真的是你啊,辰远。看到你我太高兴了。”
“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你是不是来接我的?”
“快把我带走,我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
“这里简直是地狱。”
“辰远,你快带我走吧。”
厲鬼的108種吃法 侯開心
林清晗死死抱住陆辰远的脖子,这是她的救星。
冠军传奇
她已经兴奋过头,没有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看到希望更幸福。
陆辰远听着林清晗的抱怨,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
但又想不起来是谁?
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恶心的女人。
她打结的头发上会不会有虱子?
她身上的味道简直令他作呕。
这女人不会有十年八年没洗澡了吧。
燕厉寻和冷清悠冷眼旁观这对苦命鸳鸯,心里忍不住发笑。
马夯已经不忍直视这俩蠢货,他和秦朗低声叙旧,交流心得。
陆辰远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林清晗推开。
他指着林清晗冷声问道:“你是哪来的疯婆子,恶不恶心,离我远点。”
林清晗本来还沉浸在久别重逢的甜蜜里,一下就被陆辰远的话伤到了。
他居然说自己是疯婆子。
居然说自己恶心。
她那里是疯婆子了。
她哪里恶心了。
林清晗含着眼泪控诉道:“陆辰远,我是林清晗,林清晗啊。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陆辰远仰天长叹,把刚要吐出来的东西又咽了回去。
他不能直视林清晗黑得发光的脖子,就想吐。
林清晗这个名字,他好像有点印象。
但是又想不起在哪儿听说过。
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认识这么垃圾的女人。
陆辰远大概忘了,他自己也是地底的污泥。
強武之路 時空老人
曾几何时,他靠着傅瑶是多么得风光。
他现在经常怀念起以前吃软饭的日子。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