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k4jh好看的都市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二百五十八章:丟人熱推-rfftv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八宝山,废弃教堂。
下午四点左右Panamera才缓缓驶入了废弃的工厂区,可惜楚子航的驾龄不足两年上不了高速,不然走绕城高速的话路程时间会短上许多。
…可即使楚子航驾龄足够,林年短期内也不会让他上这座城市的任何高速,毕竟他今早走高速才闯到鬼了,鬼知道他们两人一起去跑一趟会不会都被拉进尼伯龙根里。
在教堂的门口万博倩早早等待在那里,她依旧黑色雨衣,下面罩着执行部制式的风衣,虽然在这个气节穿风衣显得很闷热,但奈何这玩意儿的防弹性也是最好的,夹层里的纤维利用了转基因蜘蛛的蛛丝。
听说原生品种的蜘蛛是以前某位学长在神农架时碰到的,带了点龙族血统,体型比犀牛还大,皮糙肉厚能耐得住PF89式80毫米单兵火箭筒的正面轰炸,吐出的蛛丝韧性极高…但可惜它遇见的是那位身怀‘言灵·剑御’的学长,也不该吞下学长丢出的匕首。
八把匕首从内部搅烂破出,就算皮再韧是个生物也得歇菜,事后这只大型蜘蛛被学院的研究所判定为具有龙血血统,这也牵扯到了神农架里藏着最少次代种存在的可能性再度被提案深究。
不过这也是后话了,龙血蜘蛛即使只有稀薄的血统,但也导致了发生变异,体型和蛛丝的韧度就是最好的证明,装备部依靠蛛丝发明了新品种转基因蜘蛛,蛛丝织成的防弹夹层足够近距离抵挡突击步枪的冲击。
专员体型问题使得衣物的型号限制了防弹衣的制作,以及防弹夹层的覆盖范围,向来以懒狗出名的装备部就干脆选择统一做成风衣款,任何人都可以轻松披上,关键时刻还可以扯起当盾牌用,这也是为什么每个执行部的部员无论春夏秋冬总是披着那黑色拉风风衣的缘故,不是因为耍帅装酷,而是想保命…
深蓝色的Panamera停在了废弃教堂的门口,万博倩披上雨衣兜帽快步上去迎接,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针对‘S’级大四经常外出实习的缘故她从未真正见过真人,只在守夜人论坛上听过不少流言,最常见的说法就是:‘S’级是个能在校长考试上画大王八以嘲讽随堂考试的狠人!
师承风纪委员长曼施坦因教授,所以眼睛里向来揉不得沙子,任何人触犯了风纪问题都会被他呵斥并且暴打一顿,但由于心善的缘故,每每暴打完人都会送上一块甜甜圈,所以也有人怀疑他收了该品牌甜甜圈的代言费。
时常被人看见走在校园里,步履如虎(打完人饿得有些脚闪),目光极具侵略性(疯狂找食堂或者餐厅),行动果断而冷厉(猪肘子半价今天就吃猪肘子了),可谓是猛兽中的王者,就连恺撒·加图索之流的人物都扼腕叹息无法将之收入麾下,不知哪位刘姓好汉才能得到这位猛将的追随。
总之…执行部的王牌,必然是个眼睛揉不得半点沙子的狠角色,像她这样的大四实习生能被并入对方的任务,大概是上面准备给自己一次机会来考察自己是否拥有毕业资格?
无论如何,万博倩已经打好了一百分的精神,准备给自己戴上统一制式的执行部脸谱,冷漠、高效起来,争取给‘S’级留下个好印象,让这次任务顺利完成。
Panamera车门被打开了,万博倩主动上前拉门,里面下来的男孩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雨水味,黑发里带着晶莹的露珠,这不由让她微微一怔…反正她是没想到坐车是怎么能淋成这幅模样的?莫不然在路上开了敞篷?
雨天轿跑开敞篷兜风…‘S’级果然有独特之处!
“能吃肉松吗?”这是‘S’级下车问万博倩的第一句话。
超級多開
恶魔总裁的玫瑰假新娘 叶知秋
“…能!”万博倩有些懵,但还是下意识做出了回答,别说肉松了,就算对方问能吃刀子吗?她也得能吃。
“那吃了吗?”对方又问。
“没吃。”收到诺玛的短信得知‘S’级要求碰头后,她几乎是‘抢’了一辆计程车飞奔到了这里,妆都没画怎么可能吃过东西。
“那正好。”‘S’级点了点头,一袋煎饼果子被塞到了万博倩的手里,这时Panamera也熄火了,主驾驶上万博倩昨天才见到过的男孩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手里也拿着个煎饼果子,面无表情地吃着,看煎饼果子里红油很重,应该挺辣口的,是个狠人。
妃诚勿扰之特工嫩后 浅晓萱
最强系统之诸天强盗 虚拟现实VR
鬼夫难缠 浅月
“来得急,路上又有些堵车,之后应该没时间吃饭了,所以路过一个煎饼果子摊位的时候就买了两个,想来你也没吃,就给你也带了一个,没其他口味的了,只有肉松,你能吃肉松就行。”林年拍了拍万博倩怀里的煎饼果子点头。
“感谢林专员…关心?”万博倩好看的嘴角微微抽了抽,她这才看清面前的林年有多年轻,虽然她早知道这一届的‘S’级很小,也看过照片,但真人站在面前时她还是免不了感慨一句英雄出少年…感觉自己再大一些对方都能叫自己阿姨了!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林年瞥了她一眼说,“我马上就读大一了。”
万博倩微微后仰,差点以为‘S’的言灵是读心一类的精神系,但看见一旁楚子航也是这幅表情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由于情绪太过紧张,什么都给写脸上了。
“谁叫你来的?”林年咬了口特辣的煎饼果子走到了万博倩身后上下审视这座废弃的教堂,古派但恢弘的建筑彰示着以前这里人流巨大,无数虔诚的信徒都默念着圣经进出这扇大门,只不过时过境迁,如今的教堂也只剩下了鸟雀与蛇鼠光临。
翼人影无双 还珠楼主
“校董会的指派任务。”万博倩立刻回答,站在林年身后标枪般笔直,一旁的楚子航看在眼里没说话,起码昨天这个女孩跟自己谈话时可是神秘而又怪异,但今天站在林年面前忽然就显得像个大头兵了。
…万博倩没法不像个大头兵,身为执行部的临时新人专员,她可算知道这位王牌在一个暑假内做出了哪些骇人听闻的事情。
——凭借一艘拖船的火力歼灭三支索马里海盗组成的海盗军团,抢夺海盗手中的高危炼金物品后觉得事后必有蹊跷,遂以个人意志强行拖船开到索马里海盗老家,单枪匹马冲进小岛腹地把海盗头子的七根手指给剁了,剁一根问一句还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剁到第七根的时候就算没有也得有了,临走之前看不过岛上的种种残酷景象,顺手点了把火就把岛给烧了。
——上到中南半岛找一只四代种的‘卵’,东西在当地黑帮手上,原本黑帮不准备跟岛外人谈生意,但在一天时间换了三个老大之后勉强同意了交易,并且还跟学院签下了不平等的商业外贸,莫名其妙给学院多了一条海外商路…
——芝加哥海港杀三代种,这个就不必多谈了,事情在欧洲秘党里都轰动了半天,每个家族和机构都抢着想分三代种尸块的一杯羹,只可惜被昂热校长以“三代种并未死透,尚且有苏醒可能”为理由拒绝了,毕竟不是每家都有‘S’坐镇能在三代种从棺材里坐起来后立刻给人换个棺材再躺下去。
凶名赫赫,恶名昭彰,说是杀人狂魔有些辱化‘S’级了,毕竟执行部的事情不能叫杀人,那叫清算,可惜‘S’级没有真正入职执行部,不然今年王牌专员的奖章大概率就得落到这个大一都没上的男孩胸口了。
跟这样离谱的变…优秀专员合作,万博倩说不紧张是假的,最关键的是在实习的时候她还听说过‘S’级性格脾气相当不好,手痒,动不动就要打人,特别爱打女人,整个卡塞尔学院几乎每个人都挨过他的打,有些人还挨过两次甚至三次。
“昨天你们来过这里?”在万博倩还在思维跑火车的时候,林年开口打断了她的神游。
“是!”万博倩立正了。
“你在这里查到了什么情报?”林年若有所思地啃了口煎饼果子没太在意身后学姐的激动…他习惯了,在执行部里不少人在他面前都很激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终于看见活得‘S’级了很高兴吧?
“之前在路上收到了有人发的小卡片,上面说这里有‘得永生’的仪式活动,我就忍不住联想到了任务中的一些细枝末节…只是最后证明了我的猜想是错的…”万博倩感觉脸部温度在上升,很明显她踏入了一场骗局,并且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这种行为已经算是典型的打草惊蛇了,才赶来就接手烂摊子的‘S’级接下来对她痛骂一顿都不为过。
只不过林年的反应并不激烈,甚至说很平淡,他吃完煎饼果子把口袋揉成一团塞进裤兜里,单手按在了教堂的大门用了点力推开了厚重的大门,这个动作看得背后的万博倩和楚子航微微一怔,要知道昨天教堂的大门可是几个狼头壮汉才勉强拉开的。
去相亲吧爸爸
灰尘从顶上落了下来,林年伸手向身后放在了楚子航的煎饼果子上挡了挡灰,走进教堂后扫视了一眼堪称满地狼藉的整体环境。
“不成气候的邪教仪式,猪都能解决。”林年走到了教堂高台,断头的耶稣石像前,观察四周后作出了总结。
跟着楚子航走进来的万博倩脚下差点踩到石块崴脚了,好在楚子航托了她一把才站直了。
“不过既然你们都插手了,那仪式负责人逮到了吧?问出来来什么了吗?”林年走到了空的手术台前蹲下观察地上留下的血迹(猪血)。
“我们…没有逮到负责人。”万博倩小声说。
“负责人没到场么?倒是挺谨慎的,那你们抓到了几个人?绑在哪里了?”
“这个…”万博倩尴尬了。
食香滿園:廚娘巧種田
“我们逃了。”
终于,昨日也在场的楚子航开口帮万博倩回答了问题。
“你们逃了?”林年顿了一下,“对方有重武器吗?自动步枪还是狙击枪,多少个人?训练痕迹如何,看得出是哪个雇佣兵团队的吗?”
这下万博倩更尴尬了,楚子航也停顿了一下,看了眼女孩察觉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四五个男人,手持冷兵器。”
“混血种?”
“应该不是…”
阴缘难续
“冷兵器…清一色的电锯、切割机和电焊枪么?”
“生锈的钢筋和铁锹。”楚子航说。
“还有…铁钳、扳手…”执行部临时专员,卡塞尔学院大四学员万博倩低头补充。
“…啊?”
——来自执行部‘S’级专员困惑不解且迷茫无比的目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