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a4g優秀都市小說 御九天-第四百一十二章 策反股勒混玫瑰鑒賞-6vyu2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不敢再往上?你想得有点多。”阿克金站起身来,就像是在这里已经等候了王峰多时,他脸上带着笑意:“第二转雷霆路,两年前我就能通过了,如今的极限是三转。”
“那你莫非是在这里专门等着我的?”
“当然,等的就是你!”阿克金哈哈一笑:“股勒已经在继续往上了,他的极限可远远不止第三转,其实就算放你上去,你也是必败无疑,可是有人出了高价要你的人头……”
“所以你是准备在这里杀了我?”老王乐了:“不是我鄙视你,你有那胆子吗?”
“以你如今在联盟的受关注度,别的地方,还真没人敢杀你。”阿克金哈哈大笑道:“可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雷霆之路!把你杀了,随便往哪雷区一扔,就算有人上来找到你的尸体,也只是焦黑的黑炭一块,只会认为你不自量力、葬身雷区,与我何干?”
“那也要你能杀得了我啊……”老王叹气道:“要是你们队长股勒在,可能还有的打,就你们三个,就不怕被我反杀?”
“你的冰蜂在这里敢升空吗?在这里,你就是拔了牙的老虎,别说我们三人,随便一个都能要你命!”阿克金哈哈大笑:“至于股勒,那就是个没脑子的白痴,除了一根筋的修行,他就是个一无是处的蠢货!杀你用不着他!”
他一边说,手腕一翻,一个超大的雷球瞬间就在他手掌中凝结,上面的电流流窜得劈啪作响,在这雷霆区域,雷巫的实力可比地面上要强横得多!
“聊天到此为止,兄弟们干掉他,大好的前程等着我们!”阿克金招呼了一声,在他身后的两个雷巫也是同时释放出魂力,一个的手中迅速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雷鞭,而另一人的手里则是电光涌动,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强力的雷阵巫术。
“动手!”
朕的皇后不好追
轰!
话音刚落,平台上猛然雷光闪动,一道恐怖的雷电劈下,却不是杀向王峰的方向,而是从上方袭来,瞬间轰在了阿克金的身上,将他打得朝后倒飞,连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跌落到了石阶下面去。
另外两个萨库曼弟子还在诧异中,却见一道雷光的蓝色身影从天而降。
股勒轰然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蓝色的眸子中精光闪动:“第二转就停下,还让我先走……就知道你们有问题!”
“队长!”那两人脸色大变。
“和玫瑰一起走雷霆之路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股勒负手而立,冷冷的说道:“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两人面面相觑,手上的雷法瞬间就已经收起来了,被股勒逼视时,眼神也是不由自主的闪避开,显得有些惊慌,对股勒显然还是有着深深的畏惧,但对背后的指使者,他们显然更畏惧。
两人虽然不答,但那噤若寒蝉、左右为难的样子,让股勒也是忍不住心中暗叹,毕竟都是萨库曼的,虽说道不同,但也不至于痛下杀手。
“不回答,那就回去吧。”股勒冷冷的说道:“告诉雷克米勒,两队都已经只剩下最后一人,胜负将在我和王峰之间决出,让他在下面老老实实的等结果!”
两人如释重负,飞似的逃了下去。
老王一直在旁边好整以暇的看着戏,平台上很快就已经只剩下了他和股勒两个人,老王笑着说:“其实你要是在这里和他们联手攻击我,还是有机会赢的。”
股勒不屑,更从来没有想过。
“你很自信。”股勒脸上的阴霾消散了不少,身边少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儿,这让他的脸上居然也浮现出了一丝轻松纯粹的笑意。
和王峰对决,这本就是他心之所愿,虽然原本并没有打算在这雷霆路上对决的,毕竟这有点欺负人,但现在看来,王峰似乎适应得很不错。
他看到了王峰身旁的两个傀儡,坦白说,这样像人一样的傀儡实在太少见了,让股勒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傀儡术、替身术、能量转移……你还真是能够折腾的,招挺多。”他只一口就叫破了老王的所有招数底牌,见识非凡:“但是用傀儡来转移天雷的攻击的话,你的傀儡能承受多久?”
“那你呢?”可老王却反问:“你能走多远?”
“一定比你的傀儡更远,如果你没有别的底牌,我建议你还是就此放弃的好。”股勒微微一笑,看了看那两尊傀儡,眼中露出一丝惋惜的神色:“这么好的炼金傀儡,真要最后被毁了,挺可惜的。”
“哈!”老王笑了:“股勒,咱俩打个赌如何?”
股勒额头上雷电印记闪过一丝光,“打什么赌?”
“现在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我们的爬山比赛继续!”老王笑着说道:“如果我赢了,你以后就别跟叶盾混了,这种人成事不足,内斗有余。”
股勒一怔,没想到王峰居然‘策反’他,虽然他和叶盾的路子不一样,但也说不上和王峰怎么样,尤其是对方的口气很大。
股勒摇摇头,不知道王峰想做什么。
“好好好,那就换个说法,你输了就认我当大哥,跟我混!”老王巴掌一拍,哈哈大笑着说道:“还有,我知道你的魂种是罕见的雷神种,你也到了进阶的边缘,一直渴望得到雷珠,否则很难过关,咱们可以再玩大一点!”
山城岁月之归源田居 三点水
仙路相逢 听雨微澜
股勒怔了怔,知道他是雷神种不稀奇,但知道他到了进阶边缘,需要雷珠来突破……这个秘密可是连叶盾都不知道的,只有萨库曼圣堂的几个老人才知道,王峰是从哪里了解来的?
而且,雷霆之路是有大机缘不错,那就是雷珠,但是有数十年没出现了,王峰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想怎么玩?”股勒感觉有点意思了。
“简单啊,我帮你拿到雷珠,你来玫瑰跟我混!”
这话要是别人说的,股勒能一巴掌抽过去,但既然是王峰……他看了看傀儡,又看看王峰,最后居然联想到了龙城。
龙城秘境里,刀锋这边分数最高的人是黑兀凯,其次就是王峰,这家伙的牌子相当多,换了不少军功和好处,只是明面上没人承认,都觉得他只是运气好捡的罢了。
但其实……你去捡一个给我看看?何况他的冰蜂、空投战术,还有这神奇的炼金傀儡,再加上刀锋内部乃至九神那边对他的追杀,如果真是一个满口大话的家伙,他能活到现在?
“你这人怎么这么墨迹,敢不敢,我输了认你当大哥,这样公平吧。”
股勒哭笑不得,他丝毫不觉得自己会输:“如果你输了,命就没了,我也不要什么彩头了。”
“多好的敲诈机会啊,你就这么放弃了……”老王叹了口气,伸手打了个响指:“你们那个副队长说的不错,你还真是一根……这个性子会吃亏的,哈哈,不过我喜欢!”
“那现在就出发?”股勒笑着指了指前方的第三转石阶。
“走!”
进入第三转雷霆路,这里的石阶似乎比之前变窄了不少,四周的雷霆之力更加狂暴和集中了,空中的电流也不再只是简单的流窜,而是宛若一道道闪电般在乌云中劈过。
四周乌黑一片,大量银蛇般的闪电在这乌黑的云层中不停穿梭,引得雷声阵阵轰鸣、乌云翻滚,仿佛已经真正的身入了那雷云里。
股勒走在前面,四周的雷电被他的身体吸引,有大量的闪电竟然主动被吸收过去,被他消化了一部分,也引导出一部分,他的身体就仿佛是一个承放雷电的容器,蓝色的皮肤上有一条条的‘银蛇’窜舞,宛若符文,又好像只是在他身体表面进行无规则运动的电流,最后被引导着,大量的从他脚底窜到那石阶之下,而这样的引导每有一次,他额头上的闪电标志就会闪烁一下,变得更加纯粹透亮。
这是他的修行,引导雷电淬体、淬魂,这是只有雷神种的人才可以经得起的淬炼,换做普通的雷巫,敢直接引这样刚猛的自然天雷入体,只怕分分钟就已经被电成焦炭了。
他走得不快也不慢,相当稳健,对雷电的引导按部就班,看不出有什么吃力。
相比之下,老王似乎要显得狼狈一些。
第三转的雷压比之前又强出了一个等级,但这类威压对虫神种的影响微乎其微,主要的威胁还是来自空中的雷电。
和坷拉的‘巫术绝缘体’一样,傀儡的所谓绝缘材质,也只能是相对而言,并不能真正的做到完全绝缘,而且更惨的是,傀儡毕竟是傀儡,它们没有魂力,自然无法像坷拉那样用魂力来自行驱逐雷电,那些被引导到傀儡身上的雷电虽少,但会聚少成多,老王一开始还利用相互的连接,用魂力来帮忙处理一下,但随着汇聚雷电的速度增快,老王也是处理不过来了。
两个傀儡身上汇聚的雷电都开始变多了起来,裹得就像是两个雷球,汇聚的雷霆力量极其容易引来闪电的攻击,也就是这傀儡的身体足够结实,又没有容易被殃及池鱼的灵魂,竟然硬生生扛了过来,紧跟在老王身边冲上了第三转雷霆路的休息平台上,但也已经被电得焦黑,傀儡表面‘皮肤’的再生能力显然已经受到了破坏。
股勒也才刚上来,第三转对他来说并不算太难,看到王峰虽紧随其后,可身边的两个傀儡一身焦黑的狼狈样子,淡淡问道:“再上?”
“怎么,你不行了?”老王拍了拍焦黑的傀儡,神清气爽的说道:“我精神得很呢!”
“………”股勒给他弄得哭笑不得,只是略作调息:“那就再上!”
第四转雷霆路,这个区域就更窄了,原本好几米宽的石阶,现在已经只能容三四人并排通行,雷压也进一步增强,乌云变得更黑了,四五米外已经不能视物,只感觉四周闷雷声一直不绝于耳,空中的闪电已不再是有预兆的蓄积了,而是变为了无序状。
对雷霆聚集的观察和规避已经没有意义,走到这里只能靠纯粹的雷抗来过关。
股勒显然走过这一段,此时他额头的闪电标志已然不再是一闪一闪的,而是变得银亮璀璨,这时候他已经不敢再主动吸收雷霆,只是防御,浑身已经汇聚成了一个‘雷人’,但步履仍旧极稳,步步踏前。
身后的王峰似乎情况不太妙,运气也不好,股勒已经感受到至少有三拨较大的雷霆轰落在后方王峰的位置了,他听到了那种傀儡散架的声音,应该是挂掉了,但感觉王峰居然还一直在身后跟着。
此时不敢分心回头,股勒只管往上步步为营,好不容易才迈上了第四转的台阶上。
他擦了把汗,身后的王峰已经没看到了。
股勒微微一笑,王峰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上什么时候该下,看来之前傀儡爆裂并不是听错,只剩下一个傀儡的王峰肯定要选择返回,这场挑战赛终究还是萨库曼赢了……
坦白说,股勒笑过之后又感觉有些没劲,身为萨库曼的首席雷巫、第一天才,竟然和一个非雷巫的外地圣堂弟子比试走雷霆之路?这和欺负那些刚进萨库曼圣堂的新人有什么区别?胜之不武啊……
不过,时刻感觉到有一个人与他竞争,股勒觉得自己到这里的速度比上一次快得多了,而且似乎也比平时要轻松不少,他看了看正前方的第五转雷霆路。
那是鬼级才能闯的极限雷霆崖,也是股勒一直想要尝试的,这可能是个突破的契机,说真的,看到黑兀铠突破鬼级,他羡慕了,此时状态正好、尤有余力,他深吸口气,正想要一鼓作气的闯一闯,可没想到腾的一下,王峰从那第四转雷霆的乌云石阶中蹦了出来。
上来了?
股勒愣了愣。
之前他的判断没错,只见王峰身后紧紧跟随的傀儡果然已经只剩下了一只,而且看起来已经是相当的惨不忍睹,它身上穿着的衣服已经被轰碎成破布条了,露出全身焦黑的皮肤,还有不少戳破的洞,能看到在那傀儡皮肤内流转的秘金秘银材质。
虽然不是很懂,但这绝对不是普通货色,股勒怔怔的看着王峰,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老王却是冲他打了个招呼:“怎么又停下了,继续继续。”
股勒这才回过神来,看到王峰竟然真的准备上第五转雷霆路,他愣了大概两三秒:“你还要上?你只有一个傀儡了……”
“再上再上,”老王眼睛一瞪:“这不是还没有分胜负吗?出来混,说了要当你大哥就一定要当你大哥,现在想反悔?迟了!”
股勒的神色一肃,能走到这里,他心里其实对王峰已经很佩服,至少相当的有胆量,可能外界觉得这个人有点油,但那只是表象,道貌岸然的人多了去了,一个非雷巫敢走到这里,绝对实力和意志俱佳的。
这一刻,股勒有点惺惺相惜,但他也没有退路,他是萨库曼的弟子,无论如何都要为萨库曼而战。
可没想到啊……王峰竟然还要再上,执意要和自己分个胜负?哪怕他只剩下了一尊傀儡?
叶盾虽然没有支持他公平决战的计划,但对王峰的一句评价是让股勒记忆犹新的:不要相信所谓的运气,低估谁都不要低估王峰,一个草根能从绝境中崛起,还混得风生水起,他必然有超人一般的过人之处,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发明了融和符文而已!
当初叶盾说这话时是在龙城,另外四兄妹都觉得叶盾可能对王峰评价过高了,包括那时候的股勒,但此时此刻,股勒却不禁真的有些佩服起来,不管王峰是不是还有别的手段,但单凭他这份儿气魄,就值得交这个朋友:“看来你是认真的。”
“哈哈,我一直都很认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别人总觉得我不认真。”
“还要继续?”股勒笑了笑,王峰既然这么认真,再劝对方认输反倒是显得瞧不起对方了。
“你的大哥,我当定了!”
“那要不要休息下,让你的傀儡先恢复下?”股勒不置可否。
“不占你这便宜,走走走!”
股勒深吸口气,眸子中精光闪动,彼此都不想占便宜,就好像都是别人口中的那种傻瓜,但却让股勒感觉浑身都舒坦。
“好,走!”
第五转雷霆……
刺客信仰 一念之尘
仍旧是股勒先上,先走的人其实是吃亏的,近乎于主动‘趟雷’,但股勒并不想占王峰这个便宜,如果作为萨库曼第一雷巫,走个雷霆之路都还要靠走在王峰后面来取胜,那恐怕跟输了没什么区别。
此时四周的乌云已经密布到快要遮蔽视线的程度了,两三米外便已经看不见人,脚下的石梯也显得模糊起来,入眼处全是闪舞的银蛇电芒,空中劈落的闪电开始密集起来,几乎每迈上两三梯,就必然会挨一下狠的,走上十来阶,就有一个大的轰雷在等着他们。
而更要命的是,这里的雷压也开始变得恐怖起来,让股勒感觉就像是在背上背另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得他直不起腰、甚至有点喘不过气。
第五转雷霆他并不是第一次尝试了,但以前几乎都是刚上去十几二十梯、最多在三十梯左右就扛不住了,必须返回。
传说中,雷霆崖是鬼初雷巫的历练之地,但作为雷神种,股勒却可以强行尝试,同时作为自己突破鬼级的历练之地,然而实际却并没有那么容易。
龙城之行他并没有什么突破,此后这两三个月时间,股勒一直都在萨库曼圣堂中潜修,魂力的积累是更深厚了,但自己也能感觉还未达到突破鬼级的程度,反而是因为和叶盾等人围攻了冥祭,成了一块心病疙瘩,让他一度自我怀疑。
但今天……
三十梯,他直接就走了上来,这以往的极限,此时居然感觉并不算太过吃力,王峰那种一往无前的意志有些鼓舞他,甚至让他之前围攻冥祭的那块儿心病似乎也消散了许多,至少此时此刻没有再去想,而是有着想要一鼓作气冲到顶的勇气。
四十梯……
走到这里就开始变得吃力了,此时他额头上的闪电标志已经亮到了极致,全身上下雷霆遍布,开始聚集起来,这已经达到了他的身体所能消化的饱和,驱逐和消化雷电的速度已经远远不及增加的速度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时候就必须要选择返回了,再往上,超出承受的极限不说,恐怕也很难再留余力走回来,这是任何一个常走雷霆之路的雷巫,都相当清楚的界限和规矩。
可这次,股勒却没有想这么多。
他只是感觉到王峰似乎还跟在他身后,股勒觉得很神奇,他不知道仅仅只剩下一尊傀儡的王峰究竟是用什么办法跟上来的,但这时候的他也已经无暇多顾了。
不能输啊!他咬牙坚持着。
五十梯……
殇剑苍曲 夕阳孤魂
这是已经超越极致的发挥了,此时他身上的雷霆之力明显已经超出他的掌控范围、也超出了饱和极限,开始不断的在他身上炸开,原本雷霆加身恍若神人般的造型,此时也一下子就变得狼狈起来。
股勒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开始被撕裂了,那是萨库曼的雷巫法袍,本身就具有的雷抗性,可这时候竟然抵抗不住。
他强忍着那恐怖的雷压,此时勉强抬头看上去,可在这乌黑的云层中,却根本就看不清三梯外的情况,只能看到脚下的石梯一梯连着一梯,也不知道到底还有多远才能走到尽头。
雷法毕竟是雷法,不同于水火,雷法是最刚猛的,发起狠来时‘闪电’劈闪电,那是正儿八经的六亲不认,只要看不顺眼连自己都劈……
“呼哧、呼哧、呼哧……”他粗重的喘息着,大口大口的吸氧,用以缓解已经被雷法劈得有点麻痹的脑子,然后艰难的迈动着步子。
这时候不管是前面还是身后,股勒都已经完全没精力再去看了,也没空去想输赢,虽然没有计步,但股勒知道这是自己成绩最好的一次,肯定已经超过了五十阶,甚至有可能是六十、七十……
这时候已经不可能再返回了,体力不够,唯一的路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勇往直前,一路到顶!
上去,一定要上去!
股勒咬破了舌尖,剧痛的刺激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血祭秘法让他强行撑开了一个雷盾,身体猛然一轻,赶紧抓紧时间又往上走了几步,可是……
轰轰轰!
走到这里,空中那粗如儿臂般的闪电已经是一道接一道的劈下来,次次正中目标。
股勒身上的雷盾防御只坚持了七八下,可终究还是很快就被攻破,这里的雷霆威力恐怖异常,别说接连轰落,每一道感觉都已经接近股勒所能承受的极限。
他奋力向上,可是……
轰!
又是一声惊雷,白光闪过,股勒的身体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只感觉眼前一黑,意识竟出现了刹那的恍惚,整个人仰后就倒,可下一秒,一只大手居然在背后扶起了他。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