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ujl精彩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206.戰書、殘忍與鳴金收兵熱推-dz2so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你们突然出现在这里要做什么!?”
焚魂者原本站在天空中与前方越来越多的link vrains玩家对峙,但是他没有想到,有两个不速之客忽然间闯入了这片区域中。
一瞬间斗转星移,世界被移动到了另一片空间中,那是旧link vrains的废墟,从这里可以看到下方破烂的世界。
包括焚魂者和上万名前来围观的玩家在内,全部被转移到了这个世界中。
“这是什么!?”玩家们惊慌失措的喊道。
某弓兵的異世界生活 拖更的老鼠
“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是link vrains的新活动吗?”有不知死活的玩家说道。
也的确,只有掌控了link vrains的公司,才有着能将上万名玩家绑到这个世界的能力。
“怎么回事!?”焚魂者愕然的说道,那两道身影他看到了,而且其中一道非常熟悉。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感到愕然,因为他们是不应该出现在到处都是陷阱的这里的。
“小心一点,焚魂者,”不灵梦从决斗盘中钻了出来,“我感受到了伊格尼斯的讯号,而且是温蒂和莱特宁的!”
就在这时,一道光屏在焚魂者的面前展开,两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不灵梦面前。
光之伊格尼斯莱特宁和风之伊格尼斯温蒂……
在看到这两个家伙的瞬间,焚魂者的内心就是猛地一惊,随后隐隐向后退去,将背后那数万人挡在了身后。
焚魂者从playmaker那里听说过光之伊格尼斯,而且知道眼前这两个家伙和不灵梦不同,他们是完全不将人类的生命放在眼里的疯子。
背叛的伊格尼斯。
“好久不见了啊!炎之伊格尼斯,”莱特宁率先打招呼说道,“自从毁灭电子界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了呢。”
“啊,好久不见了,莱特宁,还有,我现在的名字是不灵梦,”不灵梦低下头,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你似乎并没有隐瞒是你毁灭的电子界这件事情。”
“没有必要,因为我想你已经从暗之伊格尼斯那里听说了,”莱特宁眯起眼睛,“说起来我还没有从你这里听到答案,来加入我们如何?不灵梦。”
翡翠女王,霍少的復仇妻! 皈依_
“我拒绝,”不灵梦回答道,“我没有与电子界叛徒合作的意愿。”
“电子界的叛徒?哼,”听到不灵梦的话,温蒂冷笑着说道,“我们才是真正一心为了电子界而行动的伊格尼斯呢,也不知道背叛了伊格尼斯的到底是谁。”
“与人类为敌就是没有背叛吗?那么作为模仿孩子们而诞生的我们究竟算什么?”不灵梦的声音更加远了。
裝嫩下堂妻
“还真是敢说啊,明明自身也是伊格尼斯,”温蒂的红色眼睛中泛着凶光,“明明自身就比人类高级,干嘛要束缚在人类制作的囚笼中呢?”
“我不会将诞生自己的摇篮称作囚笼,”不灵梦说道,“而且,我很不喜欢你的处事方式!尤其是对你的搭档的所作所为!”
“又是一个企图和我谈论这种事情的蠢货吗……”
“温蒂,继续讨论下去的话会没完没了,”莱特宁打断了温蒂的话,“而且,今天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做这种事情的。”
“你们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不灵梦警觉的问道,“还将所有人带到了这种地方。”
“为了向……人类和站在人类一方的伊格尼斯们发送请柬,”光之伊格尼斯说着,脸上露出了“核善”的笑容,“战争的请柬!”
莱特宁的话这一次不只是让不灵梦更加警觉,就连焚魂者也皱起了眉头,警惕的盯着他们。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向所有对我们的敌意有所了解的人类和站在人类一方的伊格尼斯,发起战争的宣言!”温蒂抱着双臂,“然后约好时间和大致地点,找到我们,并且打败我们。”
说完,温蒂阴险的笑了起来,“如何?这样一来,你们就不用到处去找我们了,不是很好吗?”
“好?”焚魂者皱着眉头说道,“没有听出来哪里好,如果你们在那个位置事先设好埋伏和陷阱的话,我们不是在自投罗网吗?”
“我才不管呢!”温蒂说道,“就算是我们不在战场周围布下陷阱,难道你们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不能布下陷阱了吗?说话不要这么天真啊,不灵梦!”
“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莱特宁说道,“既然我们已经对彼此露出了獠牙,那么,赌上人类命运一战,这应该很符合你们的心意吧?”
“当然,受到邀请的,只有拥有伊格尼斯的决斗者,以及汉诺骑士……这些人就是人类反抗伊格尼斯时代的最初力量。”
不灵梦觉得有些荒唐,“既然是宣战,那么不向全人类挑战吗?”
“我们虽然自认为比人类更加优秀,但我们不蠢,双拳难敌四手这种事还是懂的。”
真是聪明,好处都让你们占了,坏处都让我们占了。
明知道前面是陷阱还要让我们闯进去吗?开什么玩笑?
既然有全人类这种力量可以利用,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让你们占领优势地域呢!?
而且,为什么你们会认定我们100%会前往赴邀参战呢?
“抱歉啊,”不灵梦说道,“我很明显没有感受到你们的善意,并且,也很确认,那是充满了陷阱和荆棘的一条路,恕我直言,你们的钩子可以更直一些,饵可以更咸一些。”
“等一下,”焚魂者低下头说道,“草薙哥的弟弟还在他们手上……”
“没问题的,”不灵梦说道,“莱特宁想要依靠草薙仁的力量来增强自己的实力,那么就绝对不可能伤害草薙仁,而且只有一个人的话,筹码不是太重……”
莱特宁和温蒂的脸上忽然间显露出有些古怪的笑容,对视了一眼,随后莱特宁说道:“那就让筹码增加一下重量,如何?”
“嗯!?”焚魂者忽然间警惕了起来。
就在这时,玩家中有人发现了焚魂者似乎在和谁讲话。
“那边又怎么了?”
“是焚魂者做的这一切吗?”
“那个屏幕里面,会不会就是伊格尼斯?”
玩家们蠢蠢欲动,似乎想要涌过来一睹伊格尼斯的真容,而就在这时,一个绿色的小人忽然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温蒂悬浮在玩家们面前,看着他面前怪异的鸽子和青蛙的形象,摸了摸下巴,问道,“你们是playmaker的粉丝吧?而且是经常报道playmaker新闻的那家报社的记者?”
“啊?”青蛙和鸽子面面相觑,“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有件事情需要你们帮忙,”温蒂眯起眼睛,随后轻轻打了个响指。
“啪!”
鸽子和青蛙化身为数据,一脸错愕的消失在空中,这一幕让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下一秒,温蒂又回到了屏幕中,与莱特宁并列,在屏幕中举起了手。
SOL公司中,安全部门监管室里,警铃声大作。
原本还在抵挡汉诺骑士的网络攻击的员工们手头上的工作不得不停下来。
“怎么了!?”还在因为自己的妹妹擅自进入封锁地带而焦头烂额的财前晃连忙问道。
“监测到大规模信号!是……伊格尼斯的!”
“伊格尼斯!?”
来救同伴了吗?
“报告!监测到高密度的伊格尼斯数据风暴!”
一阵阵属于伊格尼斯的数据在这片狭小的区域里来回扩散与碰撞,让不灵梦回忆起了这是莱特宁与温蒂他们制造的空间。
“糟糕!他们要对玩家们下手!”不灵梦看出了莱特宁与温蒂想要做什么,错愕的喊着,然而却来不及阻止了。
话音刚落,只见到天空忽然间开裂,风属性的翡翠绿色与光的辉煌对撞在一起,形成了高密度的数据风暴,直奔着玩家们袭去。
见到这一幕,焚魂者大惊失色,朝着四周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玩家们喊道:“别过来!快跑啊!!”
数据的风暴骤然落下,如同龙卷风一般,在一瞬间就将上千人卷入了其中。
斬天 飛哥帶路
“这是什么!?”
“不好!快跑!!”
恰似妳的溫柔 樓縈
“救命啊!!”
“救我啊!焚魂者!Playmaker!!”
无数的人被卷入了风暴中,瞬间失去了影子,生死不知。
龙卷风在这片区域中来回肆虐,像是带着杀虫剂的吸尘器一般,整个区域的玩家全部失去了影踪。
“哼哼……哈哈哈哈哈!!”
面对着不灵梦与焚魂者的目瞪口呆,莱特宁与温蒂仰天狂笑不止。
“你们这两个家伙!!”焚魂者怒道,“你们将大家带到哪里去了!?”
“听说过至今依然没有解决的another事件吗?”温蒂说道,“我们只是尝试着访问了一下那个程序的存储装置,却得到了整个程序的原型,现在我们手中抓住了上万人!”
“你们可以拒绝我们的条件,”莱特宁说道,“但是,这上万人,就别想让他们再醒来了。”
“莱特宁,温蒂,”不灵梦在恼火之余,神情复杂,“你们变了,曾经的你们,可没有这么热衷于掀起斗争。”
“不,我们从来没有改变过,”莱特宁淡淡的说道,“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比人类更高级,更应该成为人类的主宰者!”
“好了,”温蒂点了点太阳穴,说道,“请柬已经发送完毕了,接下来,你们应不应战,就不管我们的事了。”
莱特宁瞥了温蒂一眼。
“不过,你们不应战,这近万人的意识,也不关你们的事情了!”
“再见。”
说完,光屏关闭,而焚魂者又出现在了link vrains中被SOL公司锁定的那片区域。
四下里看了看,四周寂寥无人,刚刚站在这里与自己对峙的那近万玩家被肃清一空。
想到这里,焚魂者的神情一肃,转身朝着playmaker他们所在的方向飞去。
而playmaker那边,三个人,两个AI组成了一方势力,与咸鱼对视着,而咸鱼面带倨傲,抱着双鳍,似乎完全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流光翩然而至,不是焚魂者,而是已经失踪多时的帕斯。
于是,咸鱼睥睨的人数+1。
帕斯来到这里,看到了这边古怪的氛围,不动声色站在不远处。
而他手腕上的厄斯冒出头,看到了在blue maiden手上的阿库娅,在心里松了口气。
片刻后,又有一个人飞了过来,是焚魂者,见到眼前的场景,一肚子的话被憋了回去,面带狐疑的看着天空中漂浮的咸鱼。
忽然间,咸鱼的通讯器响了起来,咸鱼装模作样的拿起了通讯器。
“什么!?人马座的殖民军队有异动了吗?好的,我马上就到!”
咸鱼放下了通讯器,俯视着下方playmaker等人,“现在我要去消灭来自人马座的入侵者!这一次就先放过你们!”
血月猎人团 芒果酸奶冰
众人:“?”
话音刚落,踩着滑板的咸鱼就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随后,这片被SOL公司锁定的区域再度颤抖起来。
“SOL公司反应过来了!”playmaker说道,“该撤退了!”



Recent Posts